您的位置: 聊城信息港 > 育儿

整治校园安全既要打雷也要下雨1周

发布时间:2019-01-14 07:13:58

  整治校园安全既要"打雷"也要"下雨"

  教育界人大代表称,受保安编制及经费制约,校园安全防范长效机制难以建立,建议将其作为一项社会工程推进

  为严防果苗新品种校园安全事故,深圳中小学、幼儿园不仅增配了大量安防器材和保安人员,市政府还颁布了“一校一警”的规定。

  今年“两会”前,校园安全成为深圳的热点话题,深圳市公安、教育等多个部门,联合开展了针对校园安全的专项整治行动,深圳中小学、幼儿园不仅增配了大量安防器材和保安人员,市政府还颁布了“一校一警”的规定,严防校园安全事故。

  然而,本报调查发现,特区外部分小学、幼儿园的防范措施落实并不到位,没受太大阻力就能轻易混入校园。此外,部分驻校民警监管心不强,安保人员数量缺乏,安全隐患依然存在。深圳“两会”期间,来自中小学校的人大代表更是直言,由学校承担的校园安全防范任务严重影响到正常教学,由于编制、经费等问题得不到保障,校园安全防范的长效机制难以建立。

  事实上,校园安全在深圳并不是一个陌生的话题,近几年,深圳市人大、政府下发了一系列涉及校园安全防范的通知、规定和条例,为何校园安全防范仍存在漏洞?谁才能真正担负起校园安全防范的重任?一个长效的管理机制应该如何建立?就此问题,本报邀请了多位嘉宾进行探讨。

  南方讯“现在我在这里开‘两会’,但我压力很大,我还在担心学校的安全问题。”在分组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时,罗湖团人大代表、螺岭外国语实验学校校长杜小宜讲了这样一句大实话。自从全国陆续发生侵害学生生命财产的事件后,维护校园安全已经成为深圳中小学校负责人的重要任务,而受制于保安编制和经费的制约,校园安全防范的长效机制难以建立。

  校长困惑??

  教师备课比搞安保时间还少

  6月1日,在罗湖区分组讨论中,来自教育战线的两位代表将话题的重心放在了校园安全。人大代表、翠园中学校长刘荣青和螺岭外国语实验学校校长杜小宜表示,校园安全工作已经成为各学校重要的工作之一,但由于人员编制、经费等方面的原因,要把这场校园安保工作一直作为重心工作做下去,对于学校来说无疑是一个负担。

  杜小宜说,每天早上、下午上下学时间是学校老师神经紧绷的时刻。学校为四年级以下的学生制定了接送卡,如果确定是爷爷一个人来接送的话,卡上面就放爷爷的照片,如果是家里几个人轮着接送,接送人的照片就都要贴在卡上,不是照片上的家属来接不走孩子。“说实在的,这样的做法让人很不是滋味”。

  “现在校园安全工作太重了,老师大部分时间都在做这个工作。”谈起学校的安保工作,杜小宜一脸的无奈和忧心。她说,为了加强校园安全工作,学校的老师除了每天正常教学之外,在课后还要不时到校园内到处巡逻,“连坐下来备课的时间都要比安保工作少”。而作为担负整个学校3000多名学生安全工作的校长,她更坦言“压力很大,很不放心,连出来开个会也担心学校的安全”。

  刘荣青也表示,希望政府能在保安编制和经费等方面给予支持,建立一个长效的校园安保机制。

  代表调研??

  整治校园环境“只打雷不下雨”

  为呼吁政府强化对校园周边秩序的整治,“两会”召开前,人大代表杨剑昌专门对位于罗湖的笋岗小学进行了调研。“笋岗小学周边长期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长期得不到彻底解决。”杨剑昌说,由于笋岗小学地处罗湖城中村地带,校园周边环境杂乱,人员复杂,特别是学校大门口师生上学、放学的必经通道,长期形成了一个无人监管乱摆卖的“自由市场”,一到上学和放学时间

整治校园安全既要打雷也要下雨1周

,学生安全隐患重重。

  “去年12月15日,罗湖区相关部门到现场办公,当场提出了整改要求和措施,可一直到现在还是‘只打雷,不下雨’。”杨剑昌表示,校园安全不出事则已,一出事就没人能够埋得起单,笋岗小学校长、安全主任一想到存在的隐患,经常连觉都睡不好。

就能轻松摆平多少痛苦  尽管精心设计了改造方案,但相关部门的行动一五:诚信直未开展。今年“两会”期间,杨剑昌向人大提交建议,希望深圳市有关部门选择学生放学高峰期,前往校门口视察,并将笋岗小学长期存在的严重安全隐患作为重点问题加以解决。

  “校园安保经费应由政府埋单”

  ◎深圳光明博华学校教学主任黄斌

  ◎市人大代表、螺岭外国语实验学校校长杜小宜

  ◎上海教育学者、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

  ◎家长管理委员会和问责机制的缺失

  :校园安全在深圳不是一个新鲜话题,为什么一系列的通知、规定甚至条例出台后,校园安全仍存隐患?

  黄斌:我来深圳八九年了,校园内的严重犯罪没遇见过,大量的安全问题都是在学生之间、学生和社会人员之间出现的。在深圳尤其是特区外的不少民办学校,学生的流动性强,缺乏家庭的监管,容易成为社会人员侵害的对象。其次,校园周边的社区没能为学生创造足够的娱乐场所,很多学生进入黑吧、溜冰场,结识了一批社会人员,也容易滋生安全问题。总体而言,校园安全隐患产生的原因比较多,解决起来也需要时间。

  杜小宜:校园安全不仅只是校园内的安全,深圳复杂的校园周边环境是校园安全的隐患。比如,现在学校门口摆地摊的小贩特别多,每天与城管部门打游击,今天查了明天又来,这样的安全隐患无法杜绝,即使学校安全保卫做得好,校园安全还是没法保障。

  熊丙奇:如今校园安全问题存在很多隐患,从校园内部到校门口到周边都存在隐患。比如,校园内部校舍的不安全,校园门口保安亭形同虚设,或者聘请一些老弱病残的保安,校园周围鱼龙混杂等等,而这些都在于学校内部管理体制的问题,那就是学校没有建立起一个很好的家长管理委员会,或者设家长管理委员会的没有尽到对学校进行监督的,导致各方面的忽视,出现校园安全事故。

  同时,虽然一直以来都很重视校园安全问题,但并没有真正做到,那就是还没有建立一个“问责机制”。校园没有出问题就没人管,出了事故后相关部门如何处理也不落实。比如泰兴幼儿园事件、南平事件等,事发之时大家都很重视,但如何问责并没有落实。很多的校园安全事故是在社会轰吵了一番之后,又不了了之,这样就容易导致校园安全事故屡屡发生。

  ◎学校承担不了全部

  :如何看待学校和警方在校园安全方面的?

  黄斌:我一直认为,学校作为教育机构,主要任务还是教学。如果说校园内的安全维护还能参与一下,校园周边的安全维护基本上就有心无力了。警察才是治安防范的主体,他们是关键的部门,学校只能尽力配合,让那些没有经过培训的老师来担任防范工作基本不可行。

  杜小宜:现在基本上是学校在承担校园安全,校长也成为人,搞得校长每天压力都很大,大部分时间都花在管理学校的安全工作上。现在才刚开始,学校就已经不堪负荷了,长久下去也不是个事,校园安全应该不只是学校的。

  熊丙奇:现在校园内出了事,很多人就把矛头指向学校,认为学校应该承担。其实,校园安全不只是学校的,也是其他部门甚至整个社会的,学校不能全部承担、也承担不了这个。校园安全需要各个部门各司其职,比如,学校做好校园内的安全保障、安全教育等,家长也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公安部门、社区也要承担学校周边环境、社区的安保。出了安全事故也不是哪一个部门所能承担得了的,是大家共同的,而这种也需要作一个明确的界定,就像《未成年人保护法》规定的一样,对孩子的保护形成一个安全络。

  ◎政府要对安保经费予以补贴

  :现在不少学校新增了许多保安,这些保安经费应该由谁来承担?

  黄斌:民办学校是要赢利的,拿出更多钱请保安,收入自然就少了。我建议学校、教育主管部门和公安部门都分担一些。当然,民办学校的安保和经营是不分家的,要是安全出了事,经营也会比较困难。

  杜小宜:我们一个校区配备6个保安,现在保安的费用都是学校紧缩开支进行支付的,如果学校长期需要配备那么多的保安,学校无法承担,政府应该给予财铁艺护窗政补贴。

  熊丙奇:没有资金保障是各学校安保工作面临的一个困难,现反力计在是公立学校伸手向政府要拨款,而民办学校没有拨款,就没有钱请专业的保安,只能请一些退休或不专业的人员。在我看来,校园安全经费应该由政府统一埋单,每年纳入政府教育开支的财政预算。

  ◎学校需进一步完善管理体制

  :建立校园安全防范的长效机制要从哪些方面努力?

  黄斌:不希望安保搞“一阵风”的运动,这对政府形象不好。有人建议说搞倒查机制,你要是对民办学校倒查,校长肯定是人,但要真出了事,顶多是赔钱,根本问题还是解决不了,公安机关作为职能部门,倒是可以采取制。校园安全防范是个社会工程,学校、公安和学校周边的社区,都有参与。

  杜小宜:复杂的周边环境是校园安全的隐患,因此,要建立一个长效的机制,必须从整治周边入手,只有周边环境搞好了,学校安全才会有保障。

  熊丙奇:有的人在谈到建立长效机制的时候说要建立校园安全法,我认为,法律是一个方向,但关键在于学校管理制度的改革,也就是把校园安全纳入整个学校管理,比如在资金预算中把保障公共安全的经费纳入。同时,在教育改革中,要建立新型的学校管理体制,也就是要设立家长委员会,并且要加强家长委员会的功能,不能说学校让家长委员会做什么,它就做什么,而是家长委员会要加强对学校管理和教育机制的评价和监督,发现学校管理和教育中哪些没有做到位,对于学校没做好的,家长委员会要及时纠正,充分发挥家长委员会的作用。

  统筹:杨磊采写:向雨航杨磊摄影:鲁力

纽斯
深圳电力电缆厂家
佛山羧酸衍生物品牌大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