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聊城信息港 > 育儿

互联网医疗寒冬将至老牌公司相继被曝裁员

发布时间:2019-05-15 02:15:37

导读:移动互联医疗可谓是有市场没盈利,原因何在? 从商业模式上看,移动医疗公司在产业链各个环节的探索面临重重挑战。

寻医问药和就诊160,一家在北方一家在南方,同为老牌移动互联公司,却都在8月上旬卷入大规模裁员、盈利模式走不通的舆论漩涡。

在移动医疗股就诊160被曝裁员300人以后,13日晚间,老牌互联医疗公司寻医问药也被曝大规模裁员。

两家公司内部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透露,裁员主要是因为盈利模式不清晰。此前两家公司的主要营收来源皆是互联增值服务,即为民营医院、保险公司、体检机构等单位提供推广、宣扬等服务,其中民营医院的占比较大。

对于这一说法,两家当事公司皆向21世纪经济报导表示不赞同。巧合的是,对裁员,两家公司给的回应都是并不是裁员,而是公司业务线优化。

各自摸索了10余年,已业内大多数移动医疗创业公司,但这两家企业却仍旧面临流量难以变现、仍需延续烧钱的问题。

2016年以来,资本对移动医疗已呈现理性回归的态势。走过2014年的快速吸睛和2015年的资本逐鹿,一路烧钱的移动医疗企业如今面临商业模式重构的挑战。

十天曝出两次裁员风波

寻医问药创立于2001年,是国内早探索和实践移动医疗服务的平台之一。2003年,寻医问药被闻康团体收购,目前业务包括患者服务、药品导购、医生服务、移动健康、智能云健康5大产品平台。

正是这家移动医疗领域的老大哥,在13日晚间被曝出大规模裁员的消息。

1名寻医问药的离职员工告知21世纪经济报道:公司希望我们能够自动辞职,不想走的话可能就要被安排做其他工作,但业务和待遇各方面肯定没有现在的好。衡量之后我就离职了,现在有很多同事也在找新工作。

据相干媒体报道,寻医问药本次裁员涉及多个部门,保守估计裁员比例在50%以上,乃至更大。

不是以裁员的形式,幅度也没有那末大,只是内部调整、打散部门成员重新安排。对此裁员问题,寻医问药战略发展事业部媒介经理李小飞向回应:我们是做了些部门的优化,因为我们之前孵化了一些业务板块的项目,这些项目在商业模式的摸索方面不是很成功,所以需要做业务板块优化和业务人员优化。

巧合的是,上市仅半年、刚完成7400万融资的就医160,也在8月初曝出裁员300人的消息。就诊160给的官方回应也是:随着公司业务重点转移,公司计划对组织架构和部份业务团队进行优化,需要优化的人员占全公司总人数的三分之一左右。

知情人士向透露,就医160早在去年年初就已开始启动C轮融资,但跟资本谈了一年半以后,融资金额远不如预期。因为从盈利模式来看,就诊160目前盈利结构较为单一,民营医院推行是它目前赖以生存的核心业务。

查阅就医160不久前发布的2015年年报和招股书得知,就医160的营业收入包括医疗软件销售及服务和互联医疗平台服务。2013年至2015年,医疗软件销售及服务占营业收入比例仅为40.34%、44.65%、33.60%,互联医疗平台服务占比则达59.66%、55.35%、66.40%。

其中,互联医疗平台服务包括互联技术开发服务和互联平台增值服务,而互联平台增值服务则是指通过160平台的数据、流量优势,为非公医疗单位、保险机构、体检机构等单位提供推广、宣传等服务。公司为医疗机构等商家提供医疗资源推行服务,提升了医疗机构、医疗资源的曝光率及知名度,公司按照在就诊160平台展现时间获取收入。

前述离职员工向21世纪经济报导泄漏,寻医问药的收入主要来自于民营医院广告引流和药企的营销费用,但魏则西事件出来,百度将民营医院的商业推行进行了整顿以后,它的营收受到明显的影响。

百度给寻医问药引入可观的流量。作为百度联盟成员的寻医问药,用百度的流量和医生、患者对接,终究再通过百度变现。截至至2015年,寻医问药与百度合作已有七八年的历史,其注册用户已超过1亿,日独立访客超过2000万,月独立访客超过3亿。

对此,寻医问药相关负责人表示不赞同。他表示:目前暂时是PC端的流量收入为主,不但包含民营医院广告收入。而且PC端流量的收入只是我们营收的一部分,我们也做一些对外投资实现营收。

商业模式重构

梳理发现,在过去的2015年,就医160在产品入口及流量上有大幅提升,但2015年财报显示就诊160的净利润为-7141.04 万元,约为去年的3倍负增长。

一样的,寻医问药除了自身已形成线上闭环,其母公司闻康团体业务更是涵盖移动医疗上下游。但寻医问药至今仍处于寻找流量变现方式的阶段。

2011年,寻医问药取得由马云等众多行业发起的云锋基金的投资,闻康集团董事长郑早明当时也泄漏,寻医问药预计在2013年或2014年登录国内主板上市。这1计划不了了之。

2014年,寻医问药又获得联想控股集团和建银国际等资本新一轮投资。去年,寻医问药再次对外宣布启动上市计划。

不过,得悉,寻医问药新的上市计划恐怕又要搁置了。李小飞坦言:去年我们开始筹划要上上海的战略新兴板,但是今年又做了一些内部调整,两会之后暂时搁浅了。接下来可能在其他板块上市,也可能继续融资。

在瑞士医疗投资国际集团在华执行董事林刚看来,今年移动医疗公司的融资环境肯定不如前两年,他说:所谓的寒冬,其实是商业模式不合理、不清晰的企业被淘汰。国内绝大多数移动医疗公司商业模式大同小异,都没有盈利模式,而资本现在看中的是盈利和变现能力。

长期以来,移动医疗因其烧钱属性一直与资本深度捆绑。进入2016年,移动医疗领域的创业热度不减,但除医美、牙科等少数细分领域之外,已难见资本热捧的身影。

今年4月,一份《移动医疗公司死亡名单》在业内传开,其中包括818医药、51健康等27家小有名气的移动医疗公司宣告阵亡。从商业模式上看,移动医疗公司在产业链各个环节的探索面临重重挑战。

其中,挂号是移动医疗早涉足也是为普及的服务模式,先行者有挂号、春雨医生等。但是国内开始禁止医院与第三方公司合作挂号,今年年初,北京市卫计委就下发通知,严禁医生与商业公司合作挂号加号。

为医院提供医疗信息化服务是挂号业务的延伸。金蝶医疗首席技术官李朝明向21世纪经济报导分析道:移动医疗一般是打造面向患者的服务APP,把所有医院都接上去。但挂号、费用支付等患者移动服务,重要的是要对医院信息系统对接和流程优化,所以线下的医院信息化能力很重要,这方面移动医疗公司优势不大。

医药电商和上下游供应链整合也是移动医疗企业扎堆布局的重点。不过流传多年的售处方药政策迟迟未落地,医药电商公司只能卖OTC类药品,基本上是同质化竞争。5月中旬,主打1小时送药上门的医药O2O公司药给力宣布暂停业务,原因是其以烧钱合作药店抢占市场的模式未获资本买单。

去年开始,老牌移动医疗公司开始走到线下,与实体医疗结合谋求突围,典型的例子是微医团体成立乌镇互联医院。由于时间尚短,暂没法对其效果进行评价。

与上述种种构成鲜明对比的是,2015年,移动医疗市场规模到达45.5亿元,同比增长54.24%;用户规模达到1.38亿人,比2014年增长约6600万人。

林刚认为:国内的资本在烧了很多钱以后,才明白这种商业模式很难取得盈利、投资回报。欧美早就摒弃了烧钱的模式,还是得落地,从线上走到线下来找到突破口,让移动医疗成为医疗闭环的一个环节。

痛经特别严重怎缓解
经间期出血吃什么好
排卵期出血经量少吃什么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