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安徽一县豪华办公楼不挂牌群众不知是政府所

2018-10-29 12:25:58

安徽一县豪华办公楼不挂牌 群众不知是政府所在地

“业务用房”——楼堂馆所的新牌匾

在浙江、湖北、江苏等地采访调研发现,近年来随着各地加强对楼堂馆所建设的管理,各地明目张胆违规建办公楼的情况明显减少,但以各种“业务用房”名义建设办公大楼的情况却依然存在。专家表示,打着“业务用房”幌子建设办公楼的情况应成为下一步治理的重点。

“业务用房”猫腻多

浙江省嘉兴市南湖区近日叫停了两个去年底通过审批的事业发展技术业务用房项目。据介绍,这两个项目一个是区公安分局巡特警大队训练基地相关项目,另一个是区检察院办案用房和专业技术用房项目,这两个项目当时都是以“业务用房”名义通过审批的。此次清查发现,这两个项目都含有部分办公场所,不符合国家相关要求。

但在一些地方,借“业务用房”之名上马的机关办公楼却能够通过重重审批关卡,拔地而起。在湖北某市采访发现,该市地方税务局综合业务大楼、市工商局“12315”指挥中心及业务综合楼、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服务中心综合楼等项目正在抓紧建设。知情人告诉,这些大楼虽然是以各种“业务用房”的名义通过审批,但实际上都含有办公用房。

在安徽某县采访发现,豪华的县委、县政府大楼前竟无一块醒目的牌子,甚至一些当地群众都不知道这是县委、县政府所在地。据当地干部透露,这座大楼是前两年以“商务中心”名义新建的,由于担心被群众举报,当地政府搬进去后至今没有挂牌。

采访中江苏一位干部举例说,一些地方电力公司会以调度中心等名义建办公楼,国土、质检等部门则以检测中心等名义盖楼。为了缩小目标、逃避监管,一些单位还以其业务科室或下属单位的“业务用房”名义上马工程项目,这些业务科室或者下属单位的编制往往只有几人或者十几人,而这些“业务用房”却建了上万平方米。

有知情人士介绍,近年来各地因“旧档案馆年久失修,保存能力有限”和“为进一步服务社会发展需要”建设了一些档案库房、业务和技术用房、附属及配套工程,但这些工程中一般也含有一些办公用房。

整顿进行时

“很多‘业务用房’项目实际上都含有办公场所,有些管不了,有些不好管。”江苏一个县的发改委主任说,有些部门的工程项目由垂直管理的上级部门审批,“管不了”;有些虽然由同级发改委审批,但考虑到地方、部门的利益,只要“材料基本齐全,表面看过得去”,一般都会审核通过。

对此,一些专家学者和基层干部认为,针对当前“业务用房”建设乱象,应进一步厘清业务用房和办公用房界限。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吴亦明表示,当前“业务用房”乱象和相关规定不明确有关,比如“业务用房”中应不应当包括办公用房,具体比例是多少,如何界定这些“办公用房”,都没有一个明确的规定,这就容易被钻空子。

目前,公安、检察等部门都出台了业务技术用房相关标准。人民检察院新修订的《人民检察院办案用房和专业技术用房建设标准》也对办案用房和专业技术用房的功能、构成和标准作出了详细规定。但是,还有不少部门和地方目前没有制订“业务用房”标准,这也导致在实际操作中缺乏依据,各地各部门应根据情况逐步完善相关规定,并保证落实到位。

针对近期楼堂馆所建设项目清理过程中发现的技术业务用房项目存在审批不规范、建设标准不统一等问题,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印发的《关于党政机关停止新建楼堂馆所和清理办公用房的通知》特别强调严禁以建技术业务用房名义搭车新建楼堂馆所,严禁改变技术业务用房用途。

江苏省委党校廉政教育研究中心主任王世谊教授表示,各地各部门在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应重点深挖、解决“四风”问题,教育党员干部树立正确的政绩观、权力观,从思想上消除新建和搭车修建楼堂馆所的内在驱动力。(半月谈)[1][2][3]下一页楼堂馆所花样翻新

幕后推手:错位的政绩观、权力观、金钱观

近一段时期,中央出台严规禁止各地新建楼堂馆所。在各地走访发现,严令之下,明目张胆建办公楼的现象有所收敛,但一些地方和部门转而以“商务中心”“综合业务大楼”“市民服务中心”等各种名义暗度陈仓。奢华之风由明转暗,究其原因,错位的政绩观、权力观、金钱观是幕后推手。

楼堂馆所为何严禁难止?如何遏制花样翻新的奢靡之风?进行追踪调查。

逃避监管,楼堂馆所“另辟蹊径”?

走访发现,在中央高压政策下,一些地方和部门打着各种名义新建办公大楼,把办公场所暗藏其中,以便顺利通过审批,逃避监管。

在安徽某县采访发现,豪华的县委、县政府大楼前竟无一块醒目的标识牌,甚至一些当地群众都不知道这是县委、县政府所在地。据当地干部透露,这座大楼是前两年以“商务中心”名义新建的,由于担心被群众举报,当地政府搬进去后至今没有挂牌。

“很多部门对业务用房有相应标准,本意是提高业务水平,更好为群众服务,却成为一些地方大肆盖楼的‘幌子’。”江苏一位干部举例说,一些电力公司纷纷以调度中心等名义建办公楼,公检法单位以技侦中心等名义盖楼,国土、质检等部门则以检测中心等名义盖楼。

在湖北某市走访发现,市地方税务局综合业务大楼、市工商局“12315”指挥中心及业务综合楼、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服务中心综合楼等项目正在抓紧建设。知情人告诉,这些大楼虽然是以各种“业务用房”的名义通过审批,但实际上“大都含有办公用房”。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说,他在一些地方调查发现,为了兴建豪华办公楼,一些地方想方设法绕开上级政府审批,通常以“科研楼”“培训中心”“老干部活动中心”等名义新建大楼,实际上都成为当地党委、政府的办公楼。

“以土地换大楼”也成为当前一些地方的惯用手段。政府假借置换或以向开发商提供一定面积经营性土地使用权为条件,请开发商建设公共设施,避过上级和社会监督。如严重超标的武当山旅游经济特区工委办公楼,就是武当山特区先行将3000亩土地以7万元一亩的价格,出让给武当山太极湖投资有限公司。太极湖公司用这3000亩土地抵押贷款,垫付工程款。

由于担心“在外面吃饭不安全”,扩建、豪装单位食堂成为楼堂馆所建设的新趋势。河北行政学院原常务副院长刘日说,楼堂馆所涵盖诸多内容,近年来办公楼、宾馆、招待所、培训中心等大幅降温,但随着中央八项规定等出台,有些地方开始新建、扩建和装修机关食堂。

楼堂馆所日益奢华,政府部门形象反而降低。南京市民李锐说,当前群众的医疗、住房、养老等保障水平还不高,急需财政大量输血,政府部门怎能把宝贵的财政资金用在盖楼上!前一页[1][2][3]下一页“三观”错位,“捞钱、捞票、捞面子”?

走访中发现,错位的政绩观、权力观、金钱观是楼堂馆所滥建的幕后推手,不仅败坏政府形象,有的还暗藏贪污腐败。一些基层干部说,新建楼堂馆所已经成为部分干部“捞钱、捞票、捞面子”的手段。

在一些领导心目中,盖一栋气派宏伟的办公大楼不仅“有面子”,而且“有里子”,是财政实力雄厚的证明。江苏省委党校廉政教育研究中心主任王世谊教授说,有的领导干部在一个地方和单位干了几年,觉得成绩斐然,往往想盖一栋标志性办公大楼,作为工作业绩的总结。“盖大楼也能赢得内部职工的支持。大家办公条件改善了,自然会在民主测评时投领导一票。”

拉动经济和招商引资也成为盖办公楼的“借口”。一些基层干部说,各地热衷盖大楼,不仅是为了改善办公条件,更是为了发展经济。一方面,盖大楼能直接拉动内需,带动一个区域发展;另一方面,还能树立地方政府的良好形象,展示当地经济和财政实力。“如果政府办公楼破破烂烂,那个开发商敢来投资!”

政府办公楼作为建筑形态,其被赋予的职能是办公场所,服务群众是其根本出发点。但有的干部错误地认为,“办公楼有多高多气派,个人的威信和权力就有多大!”

河北一位县委书记说,一些地方的办公楼盖得像“皇宫”,进门要爬几十个台阶,把“等级观念”物化异化。“更可怕的是,有些领导干部希望提拔重用,不从干工作的实际出发,而是考虑风水迷信,浪费惊人,不仅贻笑大方,而且在社会上造成负面影响。”

更令人担忧的是,有的干部将办公楼视为炫耀地位、享受生活的工具。娱乐室、健身房、休息间……豪华办公楼里应有尽有,完全背弃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丢掉了勤俭节约、艰苦奋斗的传统。

完善机制,斩断办公楼滥建背后推手

一些专家认为,遏制楼堂馆所乱象,行政禁令短期有效,但从长远看,还需从制度上下功夫,树立科学的选人用人导向,同时严格督查各类违规违法行为,始终保持对此的严打高压态势。

“政府办公楼建得越高大,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形象越渺小。”江苏省淮安市清浦区委书记周青说,树立政府形象,不是靠办公楼建得多霸气、办公室装修得多豪华,而是靠实实在在的亲民、为民之举,靠政府部门秉公用权、文明执法。

王世谊教授表示,各地各部门在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应重点深挖、解决“四风”问题,教育党员干部重新树立正确的政绩观、权力观、金钱观,从思想上消除新建楼堂馆所的内在驱动力。

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学教授吴亦明表示,纪检部门不仅要高度重视媒体和社会的举报线索,还应把监督关口前移,主动介入政府性楼堂馆所的立项、审批、建设和使用,切断权力寻租链条。

山西省社科院副院长贾桂梓认为,当前一部分领导干部为彰显政绩,把象征权力的楼堂馆所建得过于豪华。建议相关部门进一步完善对干部的考评,树立科学的选人用人导向。(凌军辉)

原标题:安徽一县豪华办公楼不挂牌群众不知是政府所在地

原文链接:

稿源:中新

作者:

前一页[1][2][3]

支架游泳池厂家
服装定制
星力打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