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聊城信息港 > 教育

赶火车的两个小兄弟

发布时间:2019-11-09 19:16:51

赶火车的两个小兄弟

12:22:30   来源:连云港   

候车室人头攒动,开始剪票了,等待剪票的人就如潮水似的朝剪票口涌去。有两个一高一矮的小兄弟被这一股股人潮挤到了一边。个子高的小兄弟有七八岁,个子矮的兄弟有五六岁,这两个小兄弟怀里一人抱着一个包。两个小兄弟个子有高矮,可是他们怀里的包似乎没有大小之别,都是差不多大,都是蛇皮袋,里面都是被什么东西撑得鼓鼓的。小兄弟抱着包有些累了,就双手一松,把包丢在了地上。小兄弟两臂还没有歇过来,大兄弟说:“走啦。”小兄弟就赶紧弯腰把地上的包重新抱起来双手搂在怀里,随着人潮朝剪票口移去。

出了剪票口,两个小兄弟一前一后朝站台走去。剪票口离站台还有一段距离,比如还要转一个弯才能经过地下道。哥哥到底比小兄弟大两岁,身大力不亏,怀抱着包“嘟嘟”小跑,一路向前。小兄弟则是身单力弱,抱着包像企鹅似的一步一步朝前挪。大兄弟抱着包朝前跑了一二十米远,把包丢下,返回身子冲了回来。他冲到了小兄弟面前,小兄弟两脸通红,气喘吁吁。大兄弟对小兄弟说:“我来。”就把小兄弟怀里的包接过来,搂到自己的怀里,跟小兄弟并肩朝前走去。待走到大兄弟先前放包的那个地方了,大兄弟把包朝地上一丢,抱着先前自个丢下的包又朝前一路小跑着。小兄弟,就接着抱属于自己的那个包,仍像企鹅似的朝前挪。大兄弟又往前走了一二十米丢下包,又返回身帮助小兄弟,这样来来回回四五趟。

两个包都被大兄弟像接力赛似的抱到地下道口了,大兄弟按住小兄弟说:“别动。”小兄弟就坐着不动。大兄弟呢?自个则抱着包钻进了地下道。估计小兄弟等得不耐烦了,站起身朝大兄弟去的方向望去,可是望了好久也不见大兄弟的身影。小兄弟就喊:“哥哥!”话音一落,就听一个年轻的女人对他说:“你急什么?”原来这女人是这两个小兄弟的妈妈。妈妈负重也大,肩上扛着的包很大,也很重,不时地腾出一只手来抹去脸上的汗。妈妈来到小兄弟面前,把扶着肩上大包的那只手腾出来,帮小兄弟拎包。妈妈先是拎包,后是把包举过了头顶,用手臂扶着肩上的那个大包,也就是那只手既要拎包,又要扶自个肩上的那个大包。估计妈妈要是不用手扶着肩上的那个大包,那个大包随时都会从肩上脱落下来。这时大兄弟来了,满脸是汗,气喘吁吁,到妈妈跟前,说:“妈妈,我来。”妈妈就把小兄弟的包丢下,大兄弟抱着包,就和妈妈以及小兄弟一起钻进了地下道。

小兄弟的包被大兄弟抱到了站台上,忽然,大兄弟大声喊:“妈妈,弟弟,火车来了!”由于激动和兴奋,一只小脚踩着了站台禁戒线。妈妈说:“离远点。”小兄弟也说:“哥哥,你踩着线了。”原来两个小兄弟的爸爸妈妈都在千里之外的南方打工,两个小兄弟在家没人照顾,爸爸妈妈只好把他们兄弟俩也带到了南方。如今要过年了,他们在回老家。大兄弟听了妈妈和小兄弟的话就赶紧把脚缩到安全线以内,仍是满脸激动和兴奋,说:“我们很快要到家了。”然后就低头对弟弟说,“要过年了,我们帮爸爸妈妈做点什么?”弟弟用舌头舔了一下嘴唇,想了想说:“爸爸赶集,你帮爸爸拎年货,我就给妈妈烧火炒花生、做年糕什么的。”

中超
新机上市
女生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