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聊城信息港 > 历史

人皇纪 千零三十一章 太阳黑蚀!

发布时间:2020-01-17 00:09:56

人皇纪 千零三十一章 太阳黑蚀!

千零三十一章

“大将军!”

“大将军!”

“大将军!”

……

铺天盖地的呐喊声响彻四方。这一刻,都乌思力在众人眼中有如神明一般。从修炼阵法天象到现在,众人都能感觉到都乌思力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强大,时间每过去一天,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压迫感就越发强烈。

“霹雳!”

突然之间,在阵法天象形成的雷云中央,一道炽亮的雷霆,劈落下来,击中下方的都乌思力。只听滋滋声响,都乌思力全身电光涌动,但这些电光居然被都乌思力全部吸收。

一道又一道,雷霆不断劈落,在这些雷霆的作用下,都乌思力身上的气息再次增长起来。

良久良久,当天空中的阵法天象渐渐减弱,都乌思力终于慢慢睁开眼来,那匹漆黑如龙,神骏无比的突厥神驹,带着都乌思力从天空中慢慢落了下来。

“哈哈哈,阵法天象果然强大,不过短短时间,我的实力居然再次提升了!”

都乌思力缓缓抬起头,目中迸射出阵阵精光。

都乌思力突破到帝国大将的级别已经很长时间了,而从帝国大将初境晋升到现在大将行列,也没有花费都乌思力多少时间。只是再往上,就没有那么容易了。都乌思力从来没有想过,以自己的实力,到现在居然还能够再次提升,简直不可思议。

“恭喜大将军,实力再上一层,假以时日,就连艾布穆斯/林也不是大将军的对手!”

“修成阵法天象,可汗以后必定会对大人越发的重视,就连五弩失毕大将军,恐怕在大将军面前也要低下头来!”

看到都乌思力落下,沙木沙克、车焜奔巴连忙迎了上去。

五弩失毕是西突厥的战神,有如乌斯藏的大将军悉诺逻恭禄,以及大唐的嗣。在西突厥又被称为太阳大将军,是少数能够超过都乌思力的存在。都乌思力当年因为军权的问题,曾经跟他发生过冲突。

“哼,你们两个也用不着恭维我,就凭我现在的实力,想要击败五弩失毕还没有那么容易。不过,如果不是得到了太阳神功以及里面的心法,五弩失毕未必就能超得过我。”

都乌思力冷声道。

虽然对五弩失毕充满敌意,但是都乌思力也不得不承认,五弩失毕确实是整个西突厥强的大将。

沙木沙克和车焜奔巴眼神闪烁了一下,没有再说下去。

“大将军,我们操练的阵法天象已经初具气象,大人的实力也比当初更加强大,我们什么时候再去消灭大唐?”

沙木沙克突然开口道。

“不急!”

都乌思力摆了摆手,从容道:

“我现在的修炼才刚刚开始,要想发挥出威力,必须要结束修炼,等待境界完全稳固下来。在此之前,没有我的命令,严禁你们和唐人擅自交手。”

“是!”

说到正事,沙木沙克、车焜奔巴不敢怠慢,躬身应是。

“沙木沙克,现在大军的警戒范围是多少?”

都乌思力沉声道。

“二十里!我们已经派出了二十波骑兵日夜巡逻,另外天空还有金雕巡视,只要唐人靠近,一有风吹草动,我们就能马上得知。”

沙木沙克弯着腰,恭声道。

“把大军的警戒范围增加到六十里!从怛罗斯到这里,我要你们日夜巡逻,不能给唐人留下任何的机会和破绽。另外,外围巡逻的人手增加一倍。如果是夜间,再增加一倍,唐人喜欢夜袭,在阵法天象修炼成功之前,我不希望有任何的唐人出现在我面前。”

都乌思力神色严厉道。

“是,大人!”

所有人纷纷低下头。

将一切安排妥当,都乌思力的神色才微微舒缓。

“还有,给大钦若赞去一封信,问问他的意见。现在的怛罗斯,没有比他更了解唐人的了。”

“属下遵命!”

……

当都乌思力还在等着大钦若赞回应的时候,他绝不会想到,乌斯藏的营地里,此时早就是怒气盈天。

“混蛋!这个都乌思力太卑鄙了,居然用这种卑鄙的办法对付我们!”

乌斯的营地里,嘭,火拔桑野一拳狠狠砸在桌案上,怒不可遏。

足足观察了西突厥人六七天,好不容易才从大钦若赞手中求得了那三张记载阵法天象的信笺,但是火拔桑野万万没有想到,信笺上关键的内容,居然缺了几个字眼。仅仅只是几个字的区别,就足以让这三张宝贵的信笺变成废纸。

“不行,我去找他!无论如何,一定要让他交出真正的阵法天象!”

火拔桑野一把抄过桌上的信笺,就要去找都乌思力,但是下一刻,一只白皙的手掌,强而有力,突然从旁边伸了过来,一把拦下了火拔桑野。

“等一下。”

火树归藏微微摇了摇头,冲火拔桑野打了个眼色。火拔桑野脚下一滞,扭过头来,下意识望向眉头深蹙,一脸沉思,一直一动不动的大钦若赞。

营帐里静悄悄的,众将的目光全部望向了大钦若赞,但是大钦若赞却像毫无所觉般,依旧在沉思之中。

“其实,就算我们去找都乌思力,恐怕也很难从他手中讨到便宜。阵法天象他确确实实是交给我们了,这一点,我们四个人当时都在场,就算我们说他在信笺上动手脚,也没有真凭实据,都乌思力是不会承认的。”

营帐里,一直没有怎么说话的都松莽布支突然说话了。都乌思力的手段确实令人很不快,但是四人也有过错,并不能完全怪罪于都乌思力。

听到这番话,火拔桑野神色一滞,顿时说不出话来。

“但都乌思力分明就是摆了我们一道,难道就这么算了吗?”

火拔桑野一脸不甘道。

作为穆赤大铁骑的统领,火拔桑野还从来没有吃过这种亏,更不用说都乌思力还是当着四人的面动了手脚。

“我现在操心的还不是这个……”

突然一个声音在营帐内响起。大钦若赞突然开口说道,一边说着,一边缓缓抬起头来:

“我总觉得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都乌思力得到阵法天象太过容易、顺利了。甚至连都乌思力的实力都开始提升时,我心中那种感觉就越强烈。事情太顺,未必是好事。而且王冲绝不像是那种会将自己厉害的东西,轻易交给别人的人。”

“如果阵法天象是假的,都能够提高都乌思力的实力,那岂不是更加不可思议?”

都松莽布支道。

“这也是我始终没有办法判定的原因。”

大钦若赞沉吟道。他很少有疑难不决的东西,但是在阵法天象这件事情上,大钦若赞真的完全无法判断真假。

“如果这件事情真的像我想的那样,这个大唐的少年侯,恐怕所图非小,都乌思力只怕要在他手上吃亏!”

营帐里,三人目光都微不可察的波动了一下。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任何迹象,值得大钦若赞的怀疑,恰恰相反,所有的一切都指向那份阵法天象货真价实。

不过尽管如此,在真相确凿之前,没有人敢忽略一位智者的直觉。

“火拔桑野,你先把这张简化版的阵法天象拿去修练,其他的让我想一想,如果一个月后我还没有办法给出答复,或者阵法天象真的是真的,到时候我再去找都乌思力,要回真正的阵法天象。”

大钦若赞抬起头道。

“这……,好吧。”

火拔桑野迟疑了半刻,终于点了点头,在现在这种情况下,这也是的办法了。而且火拔桑野从不会轻视大钦若赞的承诺,既然他答应找回真正的阵法天象,那么就一定会做到。

“希聿聿!”

正在众人商议的时候,一阵希聿聿的马嘶声突然从营帐外传来,声音中还混杂着阵阵骚乱的声音。一开始众人还没有在意,但是后来骚乱越来越大,不时还听见阵阵士兵的京沪深。

“出什么事了?难道大唐在这个时候来偷袭吗?”

火拔桑野惊疑不定道。乌斯纪律严明,特别是有大钦若赞在,平常的时候秩序井然,根本不会出现什么问题,除非是遭到外人攻击。

“大相,我出去看看。”

都松莽布支眉头一皱,抢先从营帐里走了出去,只一眨眼就消失在营帐外。都松莽布支是高原之鹰,帝国大将级别的强者,众人本来以为有他出面,骚乱应该会很快平息,但是没有想到,接下来的发展完全出乎众人的预料——

“大相,你快出来看!”

都松莽布支的声音突然从营帐外传来,声音凝重无比,而营帐外,战马的嘶鸣声,在都松莽布支出面之后,不但没有削弱,反而越发的洪亮了。

营帐内,大钦若赞,火树归藏,以及火拔桑野三人面面相觑,很快,大钦若赞就从桌案前站了起来。

“走!”

推开营帐的帘子,三人很快走了出去,睁眼望去,只见数万乌斯的营地里,岗哨座座,依然保持着之前的样子,但是原本秩序井然的军伍,此刻却一片混乱,一匹匹青稞马惊嘶着,看起来烦躁不安,而身边的乌斯藏士兵,抓住缰绳,正在全力的制止这些战马,安抚它们。不过不管是人还是马,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一个方向,而且看起来好像要全力逃离。

心血管病研究所
溆浦县人民医院
成都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河源癫痫病治疗方法
唐山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