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聊城信息港 > 体育

半月天使 第410章 晚安吻

发布时间:2020-01-17 02:43:27

半月天使 第410章 晚安吻

钻入被窝那一刻,温暖萦绕而来。

像钻进了柔软温暖的蚌壳里,寒冷隔绝,暖意一点一滴填满身体。

呜哇好暖和。

栗色发丝沾着小雪花,散开在柔软洁白的枕间。千翎窝在被褥里只露出一双软绵绵的眼睛,暖得快要化开,忽然有点庆幸没再犯倔呆在天寒地冻的外面。

忽然一只白皙修长的手环过身体,将露缝的被褥边角轻轻捂紧。

她顿了顿,睡意朦胧的眼睛眨了眨像是清醒过来,整个人僵在被子里一动不敢动,由着那只环过身体的手轻柔小心地捂紧了被子,安静收回。

“还冷吗”声音很轻,贴在耳畔。

白皙手指轻轻抚上额头,拭去发丝间沾着的小雪花。

触碰的肌肤,微凉中透着暖意。

千翎颤了颤,一动不动缩在被褥里,咬着嘴唇没敢发出声音,顿了半晌还是缓缓摇了摇头,瞅向旁边的人。

夜已深,窗外飘着飞雪,飘拂的窗纱朦胧迷离。

清冽柔顺的黑色长发散于枕间,纤长发丝与肌肤相贴。

近在咫尺。

少年躺在她旁边的枕间,长发散落,肌肤如雪。清澈双眸凝视着她,血色褪去,皎洁清莹如霜雪月华。

视线相对。

千翎呆呆看着他晕在白雪光华中朦胧精致的侧脸,恍惚着大脑变得一片空白,移不开视线。

“晚安翎。”轻柔的嗓音贴在耳畔。

影子洒落,轻柔的吻印上额心,恍若白色羽毛从九天飘落。

熟悉的气息近在咫尺,黑色发丝拂上脸颊,清凉又柔软。

千翎呆住了,呆呆看着旁边的人倾身而来吻上额心,眼前近在咫尺

是少年散落的黑色长发,白皙无暇的脖颈,以及白色衣衫间隐现的纤瘦锁骨。

熟悉的气息萦绕鼻间。

“晚晚晚晚安”

她像个乌龟“咻”地将脑袋缩进了被子里,额头和脸烫成一片,再不敢多看一眼。

澜月看着她慌慌张张逃进被子里,睫毛轻垂,绯色红晕一点点爬上脸颊。

以前在爱伦伊斯,她亲过他那么多次,不过是还了一下就躲成这样

心里泛着嘀咕,脸颊却越发灼热了。

暮夜沉沉,森林静谧。

莹白雪絮在森林上空徐徐飘飞,一层一层,覆上漆黑枯枝,像一场白色葬礼。

窗下银铃轻旋,朦胧白纱拂动,在床榻洒下淡淡影子。

树屋一片静谧,窗口氤氲着纷飞白雪的朦胧光华。

不知过了多久。

遮裹的白色被褥中缓缓露出一双滴溜溜的眼睛,眨了眨,瞅向旁边。

窗纱朦胧,雪影缥缈。

少年安静憩睡着,呼吸浅浅。雪白被褥盖在胸口,随意散落的黑色长发一束一缕拂上被褥床榻。

几缕黑发斜斜散落额前,细密纤长的睫毛低垂。他睡在那里,苍白脸颊透着虚弱疲倦,白皙肌肤映着窗外朦胧光亮,皎洁无暇如霜雪凝脂。

睡着了

露出的眼睛眨了眨,千翎像个土拨鼠一点点把脑袋探出来,躺在枕头上舒了口气。

四下无声,窗口银铃轻轻旋转着,不时发出轻微的“叮咛”。

床并不大,似乎是专门适合女孩子睡的大小,跟爱伦伊斯家里的小床差不多,只是更柔软舒服,被褥也更厚实暖和。

在爱伦伊斯时,小月还是小孩子,两个人睡着也还将就。而对于如今已比她高了一个头的少年来说,两个人挤着这小床显然拥挤得多了。

千翎望着屋顶发呆,全无睡意。

他的黑发就散落在她脸颊边,近在咫尺轻轻拂着脸颊。被褥下碰触的肩,传来些微暖暖的体温。

额头暖暖的,残留着些微温度。

“晚安翎。”

空白的脑海,反反复复回放着同一句话。

千翎望着屋顶,缓缓咬住了嘴唇,脸颊忽然泛起莫名的热度。

小月这家伙

总是莫名其妙的。

莫名其妙地出现,莫名其妙地消失,莫名其妙地生气,还莫名其妙地亲人

估计是以前在爱伦伊斯时,跟着她学的“晚安吻”

唔唔,可那是给小孩子的,就像她小时候爸爸妈妈给的,后来她给小羽的。

那时候要不是以为小月是小孩子,她才不会有事没事亲他没想到这家伙记住了学会了

说起来,算上刚才那下,小月亲过她额头两次了

上一次还是在爱伦伊斯的时候,那天晚上他跑出去从天上掉下来,吓得她魂飞魄散。后来抱他回家后,清晨时莫名其妙被亲了额头

唔唔

她窝在被子里,扳着指头数了数,眨了眨眼。

活了17年,男孩子里也就小时候爸爸和小羽亲过她呢

千翎咬着嘴唇,使劲晃了晃脑袋,又“砰”“砰”地敲了敲,驱散脸颊的热度。

算了算了

小月,那是小月啊

就就当被小孩子啃了一下,不作数

睡一起也也不作数,反正这也不是次跟他睡一起,何况现在还是个病号

千翎侧过脸,看向旁边人晕在窗外朦胧光亮间苍白虚弱的脸,目光触及他裸露在外的白皙脖颈,缓缓眨了眨眼,伸过手将被褥稍微拉上来一点,在他脖颈间捂好,不留一丝缝隙。

白雪飘飞,光影斑驳。

澜月躺在窗边床上,侧脸镀着朦胧的光,低垂的睫毛几乎透明。

千翎小心地缓缓侧过身,脸颊舒服地靠在柔软枕间,安静看着他的睡脸。

犹记初春的伽兰黛尔,那惊天的爆炸,席卷的浓烟,尸山血海的坑洞

她从那尸山血海中抱出的男孩,银发雪肌,柔美脆弱。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怀里那个软萌的小家伙

已经变成如今俊美清秀的少年了

小时候迷倒一片天水街,人人恨不得抱抱他亲亲他;长大后迷倒一整个恶魔族,万人尊崇敬仰拥戴。

“天生的美人”什么的,好像有点明白了呢。

时间过得好快啊。

她看着他熟悉的侧脸轮廓,栗色发丝散落枕间,眼神迷蒙了几分。

小月,

小月

我已经有多久,没有这么近、这么清晰地看过你了未完待续。

且末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贵港市中西医结合骨科医院预约挂号
陕西的治疗癫痫病医院
兰州治疗阳痿方法
运城治疗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