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聊城信息港 > 生活

械医 第六百二十二章 恶作剧

发布时间:2020-02-15 22:03:31

械医 第六百二十二章 恶作剧

欧阳语琴那双好看的杏眼此时都快喷火了,一字一顿道:“我不去。”

苏弘文脸一板道:“不去是吧,那行你明天就回安和医院,你这学生我带不了。”

欧阳语琴蹭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死死盯住苏弘文怒道:“你……”

苏弘文一屁股坐到办公桌上,笑着道:“你什么你?痛快点,去不去。”

欧阳语琴连续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稍稍平复了下心头的怒火,从牙缝里往外挤出一个字:“去!”

苏弘文伸手拍拍欧阳语琴的头道:“这才乖嘛,行了换衣服去吧。”

欧阳语琴一把打开苏弘文的手怒气冲冲的出去了,旁边的小赵忍不住道:“主任你这么干不好吧?”

苏弘文冷哼一声道:“有什么不好的?这女人太傲了,我得让她收敛一些,大医院出来的怎么样?还不是来我这进修,行了,把你那怜香惜玉的心思收起来,她不是你的菜,但你要追可以试试,到时候碰一鼻子灰可别说我没提前提醒你。”

小赵被苏弘文说破了心事,有些不好意思道:“我没想追她。”

苏弘文笑笑道:“行了,换衣服咱们走。”

苏弘文一行人到了餐厅已经晚上九点多了,这也就是在省城,要是在东莱市这个点只能吃烧烤了,很少有餐厅营业到这么晚,就算还开着门厨师也都走了,只等里边的客人一吃完就关门了。

像这种饭局主角都是苏弘文这样的主刀医生,今天也不例外,患者家属都是围着苏弘文说话,说一些感谢的话,然后就是喝酒。苏弘文以不会喝酒为借口喝了果汁,患者家属也没强求,能把苏弘文请来已经很不容易了。

吃喝一番饭桌上的气氛越发的热烈起来,可从始至终欧阳语琴都没吃东西。不是她不想吃。而是手抬不起了,苏弘文就坐在她旁边看她不吃。立刻殷勤的把辣的菜夹了一筷子放在欧阳语琴碗里,虚情假意道:“欧阳医生辛苦了,吃啊。”

欧阳语琴吃不了辣的,她知道苏弘文是故意整她。气呼呼的瞪着苏弘文一点要动筷子的意思都没有,其实她也动不了筷子,实在是拉了十几个小时的钩双手都抬不起来了。

苏弘文自然知道这情况,做恍然大悟的样子道:“哎呀我忘记欧阳医生拉钩时间太长,手抬不起来了,我喂你。”说完用欧阳语琴的筷子夹起那菜递到欧阳语琴嘴边,笑道:“吃啊。”

欧阳语琴这会真想把一盘菜都扣到苏弘文这混蛋的脑袋上。但她实在是抬不起手来,只能对苏弘文怒目而视。

耿海安看到这一幕伸手拉了下苏弘文,示意他别这么过分,耿海安早就看出来苏弘文有意为难欧阳语琴。

患者家属们这会都傻了。什么情况?难道苏弘文在追那个叫欧阳语琴的女医生,他们两个在一起到是金童玉女似的,实在是良配,不过看两个人的表情似乎不对劲啊,不像是处于追求中的男女。

苏弘文看欧阳语琴不吃,一只手从桌子下边伸过去,飞快的掐了一把欧阳语琴的大腿,欧阳美女感觉腿上一疼,张嘴就要喊出“哎呦”之类的话,可嘴一张开苏弘文这混蛋就把菜塞了进去。

这可是川菜,并且苏弘文夹的那菜是辣的,现在这菜一进口欧阳语琴就感觉嘴里跟着了火似的,那滋味实在是太难受了,飞快的把那口菜给吐出来,欧阳语琴就哭了,她心里是委屈,可她这样的女强人是轻易不落泪的,现在哭了纯粹是被辣的,顾不上跟苏弘文算账,欧阳语琴赶紧拿起杯子把里边的饮料一饮而尽,此时她手能抬起来了。

看到欧阳语琴落泪的样子苏弘文很是高兴,一脸奸计得逞的坏笑,耿海安今天算是见识到了苏弘文使怀的一面,太坏了,她想笑,可看到欧阳语琴那样子又笑不出来,赶紧站起来走过去又给欧阳语琴倒了一杯饮料。

缺德带冒烟的苏弘文端起杯转移大家的注意力:“来咱们喝一个。”

耿海安看欧阳语琴被辣得实在是难受,知道她吃不下去了,也不能让她在待在这里,不然非得跟苏弘文吵起来不可,于是就提前退席把欧阳语琴送了回去,欧阳大小姐临走之前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苏弘文,心里发誓一定要把这场子给找回来。

吃过饭苏弘文也回了家,一进门就看到耿海安又在帮他打扫卫生,他赶紧过去抢走她手里的拖布

,歉意道:“海安这屋子挺干净的,你就别老帮我打扫了。”

耿海安心里羞涩,但还是壮着胆子道:“没事,你那么忙我不帮你收拾,你这屋子非得脏死。”耿海安能鼓起勇气跑到这来帮苏弘文收拾屋子也是孙佳的撺掇与思想工作做得好,孙佳就问耿海安喜欢不喜欢苏弘文,耿海安自然是喜欢的,像苏弘文这么的男人谁不喜欢,在一个苏弘文也帮了她好几次,算是英雄救美吧,虽然狗血一些,但女人对能救自己与危难中的男人总是有好感的,如果这个男人在英俊一些,在有钱一些,在前途不可限量一些,那想俘获这女人的芳心是很容易的。

苏弘文很英俊,很有钱,前途很不可限量,他成这样,自然很轻易的打动了耿海安,只不过耿海安太过羞涩,一直不敢说自己喜欢苏弘文,并且耿海安感觉也没必要说了,反正苏弘文是喜欢她的,她多过来照顾一下他,两个人早晚能水到渠成。

要是让苏弘文知道耿海安有这心思,估计又得吓得他跑掉,现在他是真没心思想自己的终身大事,虽然他不承认,但他还是在等安紫楠,不到她结婚的那一天苏弘文是不会死心的,从这里看出苏弘文这呆子还是很痴心的,可他痴心归痴心,却伤了太多女孩的心,并且弄出来一堆的风流债,这可是天大的麻烦。

苏弘文让耿海安坐下然后给她拿了一瓶果汁,耿海安接过后道:“苏主任欧阳医生就住你对对门。”

苏弘文一愣,失声道:“什么?那讨人厌的女人住我对门?”说到这苏弘文苦笑道:“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耿海安看了看苏弘文的脸色,然后小心翼翼道:“苏主任你以后别那么整欧阳医生了,这不合适。”

苏弘文往沙发上一坐笑道:“你不了解那女人,她太傲气了,整天用鼻孔看人,我得让她收敛一些,这也是为她好,她那傲气劲早晚得吃大亏。”

耿海安又劝道:“可我感觉还是不好。”

苏弘文笑笑道:“行我知道了,以后不那么整她了,海安你这人心太软。”

耿海安低着头没在说什么,今天跟苏弘文说这么多的话已经超出了她的极限了,她实在是不好意思。

耿海安这一不说话屋子里一下就陷入寂静中,并且其中还掺杂着丝丝尴尬,还有**,这种气氛让苏弘文感觉很是难受,率先打破沉默道:“海安这也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苏弘文感觉男寡女的在一起实在不合适,在一个他还得进入到飞船中继续学习药品研发,时间实在是耽搁不起。

耿海安看苏弘文这么快就不想跟自己待着了心里很是落寞,但却没说什么,点点头就站了起来,苏弘文开车把她送回去后刚到家就响了,一看是夏凌雪打来的苏弘文就一阵头疼,但他也不敢不接,真不接夏凌雪非得来医院堵他不可。

一通夏凌雪幽怨的声音便传了出来:“弘文你这阵子怎么老不找我?”

苏弘文无奈道:“我不是忙吗,整天做手术,那有时间去找你啊。”

夏凌雪撅着嘴道:“我不管,后天是周末你得陪我,对了我爸让你来我家吃饭。”说到这夏凌雪很是兴奋,因为她知道父亲这么做算是认可了自己跟苏弘文交往的事。

苏弘文一愣,这夏玉峰找自己干什么?想到这他道:“你爸找我干什么?”

夏凌雪羞答答道:“你说干什么?真是呆子,行了我去洗澡了,后天一早你来我家找我,一会我把地址发给你,我们先出去逛街,中午在回去吃饭。”说完夏大小姐就把给挂了。

这边苏弘文是一头的雾水,搞不清楚夏玉峰突然找自己去吃饭是什么意思,既然想不清楚苏弘文所幸就不想了,直接进入到飞船中继续学习药品研发。

另一边欧阳语琴正咬牙切齿的对着大骂苏弘文不是东西,一头的人就是安紫楠:“安紫楠你找男朋友也找个好点的,怎么就找了苏弘文那样的混蛋。”

安紫楠被欧阳语琴弄得一头雾水,不解道:“他怎么混蛋了?”

欧阳语琴把苏弘文整她的事说给了安紫楠听,听后安紫楠扑哧笑了出来,气得欧阳语琴嚷嚷道:“你还笑?他那么整我你还笑,是不是姐妹,我告诉你我不会放过他的。”

ps:

二更送上,求月票啊!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