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聊城信息港 > 法律

梦江山文学网3

发布时间:2019-07-14 05:56:28

我的恋爱生活刚刚展开就步入了婚姻。有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然而我以为,走进婚姻的爱情是归宿,因此,走进坟墓的爱情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掉进婚姻陷阱,跌入由爱情架构的梦魇中,梦醒时分,犹如走进世界末日。  ――题记    1、缘起婚介所  选择老公的过程中,我走过了漫长的一段路子,相遇第三十六人次时,才找到了我想找的那个人。  那是五年前的一个傍晚,下班后,我怀着及其懊丧的心情,由朋友陪同走进了婚介所。婚介所老板是朋友的表姐,两人几天前约好,给我撮合了一次相亲机会。到这种场所找对象,成功几率的渺茫可想而知,我没抱一丝希望。出于尊重朋友成人之美的心意,只得勉为其难。婚介所老板看到我如约来到,急忙迎过来拉着我的手,笑嘻嘻的端详着我说:  “呵呵,姑娘果然是美女,长得真水灵呀,怪不得表妹时常在我面前夸你。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老板说着话,转向先一步来到婚介所的母子两人。首先把我介绍给那个妇人,我是晚辈,理应先向长辈问候,我下意识的喊了一声阿姨,四目相对,我的脸上有些火辣辣的感觉。只见她的肌肤白皙而润泽,毋庸置疑,与日常的良好保养分不开。妇人穿着庄重得体,搭配考究,充分显示出大城市女人的高雅气质。已经半百年纪,虽然体态略显一些龙钟,却洋溢着性情中女人韵味。尤见她不卑不亢的表情,乍一看,温润而泽,细端量,隐藏着不易察觉的诡谲神色;坐在妇人旁边一个年轻人,自打我们跨进婚介所的大门时,他即礼貌的站了起来,笑容可掬的等在那,不用猜也明白他的来意。当老板给我介绍到他时,他抢先向我问好,同时伸出了手,我伸手应付性的握了一下,心像在擂鼓一样跳动。虽然断断续续看过35人,却从没有肌肤相触,当着他妈妈的面尤其不好意思。而他一点不因陌生而局促,一看就是“河流的石头”,经过风浪见过场面。他是个细高挑体型,大约在180厘米左右,清矍的面孔衬托的两眸越发炯炯有神,只是左右惊顾的神色,却是让人无从琢磨,难道这就是人们常说的“青岛小哥不好惹”的形象?看他那身牛仔装束,新潮人见了一定喝彩:哇塞!酷毙了,帅呆了。但,给我的感觉并非如此。或许,我的审美角度遗留着传统观念,对引领时髦的弄潮儿认识不足。总而言之,他给我的印象马马虎虎,多不至于让我扭头说声拜拜而已。  婚介所老板,一一介绍了我和那个青年人的姓氏名讳、年龄以及祖籍。听说他叫魁,祖籍岛城,来本市定居不到40天。  我晕。一般人都是愿意往大城市去,他家为什么反其道而行之?他是大城市人,为什么来婚介找对象?都29岁了……  正在想入非非,听到老板对妇人说:“大姨,我看这两个青年人很般配,你看……”  “我看也是,先让他俩谈谈吧,不知道人家姑娘是否愿意,嘿嘿嘿。”听妇人的话意,她是对我有好感。    于是,老板把我俩领进楼上一间客室,客室内放一圈布艺沙发,中间一张玻璃茶几上有一瓶绽放的红玫瑰,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平添了几分喜庆色彩。一壶已沏好的茉莉花茶,还冒着热气,显然,这都是婚介老板的精心安排。  没等老板走下楼去,他急忙斟上一杯茶,毕恭毕敬的端到我面前,随即跟我搭上了话,像对老熟人一样的从容不迫。我正想向他提出心里的疑问,还没等我开口,他抢了先,像查户口一样的啧啧不休,边问边议,修辞相当诙谐幽默,逗得我忍俊不禁。而我,却像一年级小学生那样,不折不扣的回答老师的提问。  总算有了间歇,我利用他喝水的机会抢过话柄,我问:  “你们家为什么……”  “为什么离开大城市,到这个县级市来定居?这么大岁数了为什么还没有媳妇?为什么到婚介来找对象?做什么职业的?经济状况如何?这些都是你想知道的对吧?哈哈,别急别急,即使你不问,我也会向你坦白相告,这是必须的。”  天哪!简直被他雷到,我心里想的事全被说破,他抢过我的话头,站在我的角度,连珠炮式的向他自己发问,反把我弄得不知所措。我不相信他能未卜先知,不过,这个名字叫魁的年轻人精的像猴子,先天生就一副如簧之舌。  接下来,他向我一一介绍他的家庭成员,以及全部亲属的政治、经济面貌。正应了那句话:“筐子里没有一个烂杏”,非官既富。听说他妈妈也是从妇联主任的位置上退下来的,话语中充满了优越感和炫耀的味道。  他爸爸从某局副局长位置上退下之后,由于关节炎的疾患,受不得岛城临海潮气的侵袭,这是离开岛城的其中一个原因,而更主要的是为了他才来到这个陌生城市。  说到这里,他像故意卖关子,端起水杯只顾喝水,竟然长时间不说话,眯缝着两只满含春情的眼睛,火辣辣的看着我,我避开他的视线,装着若无其事。我这人好奇心重,喜欢刨根问底。我突然有口无心的冒出了一句话:  “你不会是作奸犯科来这躲避吧?呵呵……”话一出口我就后悔,这种比喻太不雅观,本意是开句玩笑,冲淡两人无言相对的沉默气氛。突见他端杯子的手不颤了一下,水洒在了茶几上。随即,他很不自然的笑了笑说:  “你看我像那种人嘛?”  “对不起,别在意,我不善于开玩笑,说出的话一点不幽默。”  “我怎么会在意一句玩笑话呢?”他轻轻咳了一下,接下来说出了我想急于知道的事情。  他说他在岛城恋爱过几个对象,都因他爸妈看不顺眼而告吹。他爸妈的传统观念很顽固,看不惯大城市年轻姑娘的浪漫张扬,怂恿他找一个乡下曼做媳妇,理由是乡下曼贤惠本分,会过日子,有孝心。可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所以婚姻问题就拖了下来,把他爸妈可急坏了。这次来婚介所,是他妈妈事先预约好的,他一无所知。  原计划只是他爸妈来本市居住,他在岛城有份体面的工作不想撒手。事情的转变出于偶然,那是在同他爸爸来本市买住房时,无意中发现这个城市的房产潜伏着很大的商机,这是难逢的发财机会,岂能错过?因此,他辞掉了管理大酒店的经理职务,全家一起来本市定居,以便做炒房生意。于是,一个多月内他家买进住房两套,网点房一处。搬来本市后,腾出的岛城故居租赁。  他很健谈,介绍完了自己,又漫无边际的从学校谈到社会,从事业谈到家庭。他对现实的褒贬,对未来的憧憬,从不同的角度,牵动了我的情感世界,使我思绪飞扬,我暗暗在想:“我这个乡下曼能有嫁到他家这个福分吗?”在他绘声绘色的演讲下,把他自己塑造成一个令我可恨见晚的完美形象,我被他的娓辞打动,迷到找不着北的程度,我的心扉被这个陌生男人开启,只是不知道他是否愿意走进来。  此时,我就像黑夜里一叶扁舟,迷失在茫茫的大海,在绝望时刻,看到了灯塔的光芒,看到了希望。  转念,心中又涌现一片渺茫,我除了一副姣好的容貌,一无所有,门第相差如此悬殊,看来又是“猫咬了个猪尿泡,一场空欢喜”。正在我的心绪踌躇不安时,接到了姑妈来的电话,这才想到该回家了。  我俩一直聊到灯火阑珊,他母亲和我朋友等不及,早已回家了,楼下只有老板一人在看电视剧。老板看到我俩下楼来,朝我俩笑着说:“谈的好开心呀,天生的一对鸳鸯,祝贺你俩,呵呵。”  我只顾羞得脸发烧,向老板说了声再见,推开门就消失在黑夜的马路上。    2、美梦成真  下楼来分手时,他对我什么也没说,按常规,他应该向我要电话号码,但他没有。分手时只说了一句再见,语气那么平淡。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自婚介所分手后连续三天,音信全无,我彻底明白了,泪水禁不住的往心里流去。我立誓,如果这次不成功,从此以后不再相亲,可能天生就是孤独的命。  后来才知道,当我离开婚介所后,他向婚介老板查问了我的电话。这小子工于心计,欲擒故纵,他在吊我的胃口。分手后第四天,夕阳还有半杆子高,他突然出现在我上班的公司办公室,搞得我晕头转向,他是故意来接我去他家吃饭,并说有要事相商。  应邀我去了他家。饭后,他喊着我名字问了一句让人模不着头脑的话:  “莎莎,你想过自己当老板吗?”  “呵呵,简直是天方夜谭,我当老板?可能是下辈子的事吧。”  “你先回答我,你喜欢做什么生意?”  “若说喜欢,我看服装生意挺不错。”  “哈哈哈,巧的很,我和爸妈都看好这个服装生意。那就让你做个服装店的老板。”  “……我?”  “对,爸妈要办个服装店作为礼物,送给未来的儿媳妇。”  听他这么一说,我激动地脱口而语:  “真的吗?太好了!”当时也不知道哪根神经出了故障,这不是明摆着向人家坦白,我注定就是你的媳妇了?好没羞臊。羞归羞,但我无法形容自己的兴奋,眼见得我就要跻身富人的行列了,总算命运没有辜负我,或许魁就是我生命中的另一半,我终于选择到了心仪的男人,幸福的美梦就要成真。  好事多磨。魁次出现在我的家人面前时,几乎百分之百的向我反馈反对意见。八十多岁的爷爷看他举止不稳重,说他的神色像个流窜犯;爸爸看他像个泼皮无赖;妈妈说他是个牛B大王;妹妹形容他的体型像根打枣杆子;弟弟更会比喻,说他像根麻绳。  我的天!他们竟然把我心中的白马王子说的一无是处,气死我了!我不管,不管家人如何看他,无论横看还是竖看,他在我眼里,怎么看怎么顺眼,或许这就叫“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魁29岁,大我4岁。相识后不足一月时间,甚至彼此的名字还没喊熟流,他便急不可耐的提出结婚要求。听到他不容置疑的理由,看到他诚恳加哀怜的表情,我没有勇气拒绝。还没征求我的意见之前,他和他的家人已经在紧锣密鼓的筹备婚礼。于是,我只有无条件的任从他的安排、摆布。去了婚姻登记处,只用了5分钟时间,我跟他便成了合法夫妻。在对他丝毫不了解的前提下,匆匆步于婚姻殿堂,从婚介所相识到穿上婚纱,前后不到仨月时间。这三个月,是我一生中难忘的美好时光,我就像公主,每时每刻都沉浸在幸福中,犹如做了一场美梦,假如能把这个美梦定格,假如能把这个美梦永恒,假如……    3、烦心的择婿之路  为了追求这个美梦,我敢于与命运抗争;为了实现这个美梦,我忍受着心灵上的挫伤。走进这个美梦的前夕,是一段苦乐年华。  我生在一个穷山村,村穷,家更穷。  俗语说:“人穷志短,马瘦毛长”,我不信这个邪,我要做一个命运的叛逆者。我放弃了到城里读重点高中的机会,含泪撕碎了入学通知书,决心外出打工赚钱,改变一下家中的困窘状况,把读书的机会让给妹妹和弟弟,毅然决然的离开了这个兔子不拉屎的穷山沟。  于是,我投奔了滨海市姨妈家,幸运的是,姨夫是一家木业公司经理。我被安排在办公室做事。  打那时起,我深深地爱慕上城市生活。看到那些富人挥金如土,花天酒地,无限的风光,关键就是因为他们手里有钱。我也要有钱,我也要富贵。  有句话叫着“夫荣妻贵”。我心下暗暗思忖,要想过上富人的日子,上帝赐予我的途径就是通过婚姻,对我来说,没有第二条路可走。原想,凭着我的相貌条件,我的梦一定会顺利的变为现实,然而,事与愿违。后来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我才明白,门第观念,像一座大山横在我面前,这座大山比我们村后的丰台山还难以逾越。无情的现实告诉我:王子爱上灰姑娘,那只是出现在安徒生的童话故事里。  曾经使我引以自豪的就是父母给了我一副姣好容貌。在校读书时,同学们送我雅号“红玫瑰”,被誉为校花。我听了心里美滋滋的,谁不喜欢被人赞美?我经常呆呆的对着镜子出神,看到里面有个少女,秋水般清澈的一双大眼睛上,分左右横卧着两道美眉,不曾修剪,竟然细如柳弯如月,未经描绘,却是青黑如黛。惹人动情的两片唇,厚薄相宜,红润生津。我出生在一个穷乡僻壤,没有城市女孩的生活环境,更没有优越的生活条件,但是,丝毫没有影响我身体的长成,17岁时,身高就达到165厘米。我自小热爱体育运动,经常受到妈妈的斥责,可我骨子里就不喜欢温文尔雅的淑女修养。同学们都说我天生一副体操运动员的身材。虽然天天经过崎岖山路的奔波,两条修长的大腿,笔挺笋直,性感的线条展现着灵动的美韵。在不知不觉中,身体凸凹分明,高高隆起的胸,常常招惹一些火辣辣的目光,我除了羞涩,却没办法抑制或改变这一切。随着年龄的递增,心里悄悄燃起一种莫名的躁动。看到成双成对挽着胳膊的同龄人,羡慕之余,心下泛起百褶愁肠。我原本想,凭着我的貌才,找到个如意郎君应该没有问题,谁想到,却是红颜薄命。在这座城市,除了姨妈家的人,茫茫人海中没有一个我的相识。由此注定,我的婚姻不可能走自发恋爱的途径。  姨夫帮我介绍了几个富家子弟,相交不久,从他们的言谈中让我领悟到,不同层面的两个家庭是走不到一起的,而他们又贪恋我的姿色,表面跟我谈婚论嫁,暗里心怀鬼胎,那些花心大萝卜不可告人的目的,我会看不明白吗?他们把手里的几个臭钱看着是万能的通行证,我们穷人虽穷,金钱却买不去贞操,买不去灵魂。任他们花言巧语,我不相信狼爱上羊的故事。   共 11303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原发性早泄那些方式能够缓解
黑龙江治男科专科研究院
云南专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