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聊城信息港 > 游戏

客栈小说生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3:52:12

自古男人爱美女,女人自古爱英雄。一个翩翩美少年坐在一只飘摇的小船上,微笑的望着远处的山和眼前的湖水弹着吉他,欢快的音符仿佛在湖面上跳跃着,弥漫着,那种逍遥,那种自得,那种洒脱无不让人由衷的赞叹与陶醉。我心里想,这该是怎样一个开心浪漫的男孩呢?男孩的潇洒自如和女孩的细腻柔曼集于一身,妙曼的文字就像平静微蓝的海水一样,让你的心处在一种妙不可言的氤氲之中。写花,能听到花开的声音,写水,能听到水的涓涓流动声响,写山,能看到枫林的红艳和枫叶的飘动,还有林间百鸟的争鸣,写月,能听到月儿的低语。我的心随着他的思绪携着花香,闻着鸟语,满山漫天的飘飞着,白云与我作伴,微风为我送暖,好美的自然景观,我真真的醉了......  我叫他风,让他和我同一个名字,他说他见到这个名字就喜欢,也喜欢我甜甜的笑,感到视乎熟悉,又有着些许的说不出的温馨。于是,我带着好奇之心走向他,走近温馨洒脱的风。  我没有用通常的招呼问候,而是开门见山地说:“很不错的文笔,我喜欢,欣赏了。”  “谢谢,见笑了。”风客气的回答着我。随即又问:“你吃饭了吗?”  男孩子的一句家常的问候,让我倍感温馨,仿佛遇到了老熟人一般。我边回答边说:“嗯,吃完了,除了在空间写以外,不知你还在哪里写文章,看到你的名字我也喜欢,感到很亲切,便看了你的空间。我喜欢结交爱好文字的朋友,有时间会拜读你所有的文字,从文字中读你。”  风没直接回答我的问话,又在说喜欢我的名字,喜欢我甜甜的笑,便想认识我,只是还没来得及到我家坐坐。  风的客气多少让我感到他对文字的漠然,又似乎在躲避有关文字的话题。那美的像水一样柔和的文字我真的有些不舍,我也只顾的和他说话,忘记看他的资料,不知是哪里的人。风像猜透了我的心思一般告诉我,他是杭州人,住在西湖的附近。这让我想起了杭州出美女的佳话,便顺口说着:“杭州出美女呀,难怪你的文字有江南的山水之灵气和柔美。”风“呵呵”笑着并淡淡的说,我会慢慢欣赏你的每一篇文章,我已没有太多的时间写了,欣赏还是可以的。”  听这话好像是家里有什么困难,或者爱人不喜欢他写文字。我紧接他的话说:“谁都没时间,只是灵感来了,想写便也就写了。”风说:“我不一样,上帝不允许,呵呵。”  上帝不允许?我听了他这话有些激动:“什么都不要怕,也什么都不要信,自己就是自己的上帝。”  风的话听起来有些伤感:“可事实上,属于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愕然,一个念头闪进脑海的瞬间,话便脱口而出:“你有病了?”  风没直接回答我,却问我:“你看到我的照片了吗?"  “是的,一个非常英俊浪漫的男孩,还有很多美丽的花草,太多的西湖美景,湖畔傍晚的月亮。”  风接着又说:“一般我不说,不把自己当病人,能走动的日子,我一般都在外面跑。我热爱生命,热爱自然,可是......呵呵,不说了,不想影响你的心情”  我心里有些焦急,也有些冲动,更多的是隐隐的痛,全身的皮肉绷得紧紧的,似乎有一只怪物在狠狠地撕咬着我的心,一种说不清的黑色烟雾在我眼前漂浮着,难道......?  我的眼泪在眼眶里润着我的眼球,模糊中我看到了一个一袭红衣瘦弱模糊的身影,坚强的在阳光下迈动着没有多少力气的双腿跑着,消瘦的脸上挂着汗滴,乌黑的短发随着奔跑的脚步在风中竖起着,当眼前清晰的时候,红衣身影也随之消失,泪终于流出了眼眶。我激动的忍着哽咽对风说:“你说,我给你写吧,说出发生在你身上的感人故事,我来执笔,来拟补你打字劳累的缺憾。”  在我的鼓动下,风要去我的打电话号码,说有时间的话会打电话给我。    柔美低婉的声音从遥远的天际飘来,声音好甜,好润。原来风是个刚步入四十岁的丰润美丽的女人。之所以空间用男孩子的照片,就是不想谁或者身边认识她的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和处境,不想让谁知道自己是一个病人,一个化疗十几次,放疗一百多次的病人。  风有个美满的家庭,老公英俊潇洒又有才气,是某部队医院德高望重的军医。儿子聪明可爱,夫妻俩工作地不在一起,没有更多的时间管理儿子的生活起居,便把儿子送到较好的封闭学校就读,一个月能回来一次。自己在地方医院从事医务工作,小日子过得有有滋有味。  两年前的一天,风休假去老公部队看望老公,正赶上部队里集体体检的日子,老公便对风说:老婆,你也跟着检查一下吧,不是贪小便宜,不然平时上班也没时间做身体的全面检查,很好的机会,顺便查一查,还是不错过为好。风听了老公的劝说,便报以平和的心理做了身体的全面体检。平时风的身体素质很好,除了胃部有时会有隐隐的痛外,其它没什么不良反应。谁知这一体检可不要紧,丈夫拿着体检结果报告单却如同掉进了万丈深渊,无底黑洞,当场就惊呆了。他不相信,不敢相信,也不想相信......      趁风麻醉未醒,医生问风的老公:“诊断结果怎么写?”风的老公说:“写胃溃疡,住院治疗。”老公是怕风受不了,但他忽略了风的智商,在医院工作的风,这点常识还是有的,胃溃疡哪要住院治疗呀。风在心里暗笑,并自言自语着:“哈哈...想骗我,门都没有!"  医院领导很重视,马上向上级领导汇报了风的病情,部队首长作了指示,要不惜一切代价抢救风的生命......  手术前,主管副院长来征求风的意见,是本院医生做还是请专家。风考虑到医院是三甲,而且胃切除手术并不是高难的,于是就平静的对主管副院长说:“不用请专家了,我相信我们医院.....”  可当副院长向院长汇报的时候,风的老公却不同意,斩钉截铁地说:“一定要去上海请的专家,力保手术万无一失。”并且叫风不用考虑费用的事,那种口吻,那种神态,使风感觉到了一个男人,一个丈夫,一个铮铮汉子的坚强与山一样依靠的坚实。  手术很成功,术中和护理都派了医院的医生和护士。住院期间,部队首长上至将军,下至普通的士兵,人们络绎不绝地来病房看望风。    风软绵绵的躺在病床上,感到好渴,插着管子的喉咙像是要冒烟,平时红润的嘴唇此刻干干的,脱着一层又一层的白皮。  “老公,让我喝一口水,就一小口。”风沙哑的声音显得柔弱无力,眼神流露出对生命的抗争和对美好生活的渴望,柔情万种的祈求着丈老公。  “不行,只能用棉签沾水涂一下嘴唇。”老公心痛的小声呵斥着。  “你怎么这么小气呀?”风嘟着嘴巴假装不高兴,这让老公心更加疼痛,用棉签滴了一小滴水到风嘴里,风蠕动着嘴觉得那一滴水真的好清爽,真的好甜,是有生以来吃到甜的一滴水。风柔柔的笑了,眼泪却从眼里悄然的流了出来......  危险期是十天,在这十天里连水也不能喝,躺着不能动的风,好怀念那些美食。什么烧烤呀,麻辣烫呀,小鸡炖蘑菇呀,即使是白开水,能美美地喝上几口,对风来说那也是琼浆玉露呀!  连着几天都只能平躺着,风好累,浑身说不清楚有多难受,似痛非痛,非酸似酸。风太难受了,想着外面的天一定很蓝,鸟儿的叫声一定非常婉转。好想看一看西湖水的微蓝,荷的美艳,湖边的杨柳梢在徐徐的微风中一定更加飘摇柔美,西湖傍晚的月亮还是那样皎洁吗?好想拿着相机挽着老公和儿子的手到西湖再拍几张天上的圆月。想着要是穿上那双刚买不久的旅游鞋跑在西湖岸边该有多惬意呀!风就这样海阔天空地想着,躺在病床上挂着一瓶接着一瓶的水,做着白日美梦......  为了能让风身体的疲惫得到缓解和松弛,老公及朋友们日夜轮着给风轻轻揉着,风感觉身体舒服多了,经过多天的锻炼,他们的手法也接近专业了。看着老公疲惫的身体,憔悴的面容,风的心比刀切除了胃不知难受多少倍。老公几天的功夫一下就苍老了许多,双眼布满了血丝,身体日渐消瘦,眼角也多了些许的皱纹,老公身上所有的一切,哪怕是微小的变化,都逃不过风的眼睛。风在寻找适当的机会,心里有好多话想对老公说。看着老公和朋友们为了自己那么辛苦,风无法挑剔手的粗与柔,轻与重。那一双双手不知疲惫的揉按,风只觉得一股暖流在全身蔓延,心里温暖着,感激着,一定不能输给病魔,让病魔滚得远远的......  因为喉咙里插着好粗的一根管子,说话要小心翼翼的。看到朋友们围着自己,风时不时地说笑话逗他们,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大多时候,风只能用点头、摇头、手势来指挥他们,那样子,依然像个战场上的指挥官。  要命的是咳嗽,那得两个人帮忙,一个帮忙按着刀口,怕刀口会在咳嗽时震裂开,那是可怕的,另一个得拿纸巾侍候着。这时的风幽默地和我调侃着说:“呵呵,他们侍候着,我享受着......”  听着风轻松的口吻,谈笑风生的好像是在讲着别人的故事,讲着天方夜谭一般,我的心里酸着,痛着,眼泪在眼里转着......  第十天,管子也取掉一半了,医生说,明天开始可以每次喝两小口水及米汤。这是风手术从麻醉中醒来后想听到的话语,感觉是好久的期待,几个世纪的期待哦,风再一次在心里激动着。  所有的人,所有的一切都让风很感动,同时也非常感激日夜陪在身边的老公。风在日志中写到:“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军嫂,可我的病情却牵动了太多人的心......  老公,今生有幸嫁给你,我不后悔;如果有来世,我还当军嫂......”  风和我讲自己的时候,一直都很平静。风告诉我,医生当时的确诊便是胃癌的晚期,并且已经转移到骨头里,多还能活半年。老公怕风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只和她说是胃溃疡,胃局部切除术,其实是胃全部切除。搞医务工作多年的风,天天接触病人,每天上班都要和各种病人打交道。一个胃溃疡,怎么也不至于惊动全医院的工作人员。风在只有老公在的时候,开诚布公的说了自己的想法,说自己已经知道是癌症,只是不知病情到底有多严重,让老公不要隐瞒病情,实话实说,自己根据病情做一些打算,也好配合医生更好的治疗。老公相信风会非常坚强,强忍着伤痛,把诊断结果如实地告诉了风。多只能活半年,想吃什么,在能吃得下的前提下就吃点什么,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玩玩。半年,六个月,180天,对于还不到四十岁的风来说,的确太残酷了。艰苦的日子都已经过去了,孩子也大了,好日子刚刚开始,还有很多美好的设想都在计划中没有实施呢,便突降灾难!风不放心儿子,儿子才读初中呀,风还要看着儿子读高中、读大学、读研究生,有甚出国留学呢!风留恋聚少离多的的老公;风放不下生养自己的父母;风离不开待自己如亲生女儿的公婆;风留恋和老公孩子团聚的日子,风留恋的东西太多太多,说不完,数不清。风觉得对不起的就是老公,他还那么年轻,就要经受这许多的磨难与痛苦,他要照顾儿子和家人,以至亲朋的感受,又要在风面前装成不以为然比较轻松的样子。风太知道此时老公的心有多悲伤有多痛心了,风真诚的对老公说,假如我走了,你不要自己苦着,有合适的就要给儿子找个妈妈,让儿子有个完整温暖的家,完成他想就读的学业,把儿子培养成才,也不枉我们相爱一场。  老公咬着牙忍着不让泪水流出来,风依旧轻松地笑着对老公说,想哭就哭出来吧,别强忍着,哭出来就好了,心里就会轻松一些。人活多久都是要死的,再伟大的人也逃脱不了死亡,只不过是早晚的事情,想开了,心也就轻松了。老公离开的时候,风哭了,想着那些留恋的人和事,想着窗外的白云和太阳,想着西湖月夜,想着生活的美好......  风除了挂水会躺在床上,除去吃饭睡觉时间,其余时间风都在外面跑步,在外面感受大自然对她的恩赐。风坚定一个信念,只要还活着,就不能躺在病床上等待死神的到来,和病魔搏斗,要和死神搏斗!同病室很多比风病情轻的患者都已逝去好多,医生根据病情所给的生命期限,早已被风不断奔跑的脚步抛在了时间的后面。两年多了,风还奇迹般的活着。  城市的喧嚣不利于病人休养与治疗,风喜欢听小鸟欢快的在天空自由的飞翔,喜欢在碧绿的草地漫步,喜欢看朝阳徐徐升起的迤逦,喜欢看晚霞漫天的红艳旖旎,喜欢小花小草的味道,喜欢呼吸乡下清新的空气。老公知道风的心意,在乡下依然给风建了一幢平房,风给房子起了个名字叫爱情迷你屋。风要把这个象征着希望与生命的房子装修成自己想象的样子。红红的彩钢瓦上面带着小阁楼,休闲时可以坐在里面饮茶远望。鹅黄的房山墙有着花草、小动物的漫画,房子的东西两侧都有窗,前有两开的门,带着小门楼,后有和前门一样大的落地窗,可以当门出入。小院的篱笆就是一棵棵各色的三角梅花树,三角梅的花期长,花香淡而不俗,花开时,远看近看都非常迷人。三角梅围成的院子里就是一个小花园,还有一个喷水池,喷水池里有个假山,山坳里有些许的泥土,栽上些小花小草青苔,甚是宜人。房子后面还有一块地,可以种一些小菜,体会一下播种收获的乐趣。没事的时候,风就会到乡下的房子里住上几天。在医院的日子里,没事的时候,别人在病床上躺着,呻吟着,痛苦着,风就在外面跑着,开心着。风说,生命在于运动,于其整日的躺在病床上呻吟的等待死亡的到来,莫不如走到外面和死神来个比赛,看谁跑得快。她这种乐观的态度,得到了整个医院里医护人员的赞赏与钦佩。有时她还会给患者做思想工作,让他们放下包袱,积极配合医生治疗,乐观勇敢的对待生活中的每一天。由于她的乐观,同病室的患者们相对减少了呻吟和哭泣。风本身在创造奇迹,给身边所有的人一个奇迹---有风在的日子是快乐的。  风的日子里都是歌声和笑生,风的日志里从头至尾没有一句哀叹声和抱怨声,写满了大自然美好的风景。她也试图把自己短暂一生中的感动用文字记录下来,老公不让她写字,怕她累着。风呵呵的笑着和我说:“就让所有的感动都留在心吧,留在美好的人间。”  我似乎看到了一个四十岁的丰润犹存的美貌女子,不,是一个风华正茂的女孩,精神抖擞的奔跑在杭州西湖的岸边,湖水忘记了波澜的起伏,惭愧的静观着姑娘充满生命力奔跑的脚步;湖中的荷花羞红着脸把赞许投给姑娘舞动的双臂;小鸟煽动着羽翼在姑娘的头顶叽叽喳喳唱着歌,杨柳为姑娘轻柔的跳着霓裳羽衣舞。人们自觉的让开了一条路,那是一条绿色的通道,一条生命之路。  一支欢快的吉他曲《爱的罗曼史》从湖面飘来,一个年轻英俊的男孩子怀抱着吉他坐在小船上,深情的望着西湖岸上奔跑着女孩的背影,微笑并潇洒的弹奏着,爱的旋律在湖的上空回荡,生命的脚步在优美的旋律中舞动......    后记---在征求故事主人公同意的情况下,写了这个故事,风说,写她的文章题目就叫---生。我知道“生”对于风意味着什么,那就是生命的象征,就是阳光,就是希望,就是天上的太阳,就是美好的生活!   共 570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过频容易造成不射精
黑龙江专科研究院治男科
云南专治癫痫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