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邹勇的江湖若刘志军不倒我就是萍乡首富

2018-10-12 22:33:00
邹勇的江湖:若刘志军不倒 我就是萍乡首富

邹勇死亡了真的吗邹勇死亡原因真相邹勇和刘志军是什么关系

王林与邹勇合照


“邹勇到底死了吗?”“是不是王林谁杀死了邹勇?”这两个问题,成为萍乡巷头街尾的热议话题。

7月16日警方通报,两名犯罪嫌疑人对绑架、杀害邹勇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气功大师”王林也因涉及此案被查。在媒体报道中,案情几经反复,至今扑朔迷离。

纵观邹勇人生,从辍学混混到富甲一方,从攀附高官刘志军到落寞收场,与王林纠葛四年,其间充满了江湖规则、师徒名份、兄弟情义等元素,也有贿官、复仇、买凶等桥段。

无论终真相如何,可以确定的是,邹勇与王林的恩怨在长达四年的纠葛后,终将落下帷幕。


一、江湖义气,起家煤炭造假

7月9日下午,李溪如往常一样,等着前夫邹勇派司机来接小儿子去学武术。但司机龙师傅一直没有来。在电话里,龙师傅告诉她,邹勇今天遇到特殊情况来不了。

她没有想到,司机口中的“特殊情况”竟是前夫邹勇被绑架。此后,虽然多家媒体报道了“气功大王林涉嫌杀害弟子邹勇”的消息,但截至7月23日上午,警方尚未确认邹勇死亡及王林雇凶杀人的消息。

当地人早已熟悉“气功大师”王林,对于邹勇,社会上对他的印象并不深刻。

土生土长的萍乡人邹勇出生于1969年7月。他曾告诉媒体,母亲在他11岁时因病去世,邹家姐弟四人随父亲与继母生活。继母对他并不好,总让他挨饿。母亲的病痛、继母的刻薄与父亲的毒打伴随着邹勇度过了童年。

在继母的搬弄是非下,邹勇常常挨到父亲的毒打。“那时起,我就想自身强大起来,就拜了师父,学武术。”邹勇说。

他的武术师父在邹勇20多岁的时候出车祸去世,给邹勇带来很大的打击--师父视他如己出。从师父身上,邹勇次感受到了江湖义气。

多年后,邹勇又拜了一个气功大师“王林”,学着用板凳敲打身体来练功,身心俱伤。多年后回想,邹勇才明白,真正对他好的只有那位武术老师。

13岁时,只读了6年书的邹勇决定辍学进入社会。邹勇的朋友张庆告诉记者,进入社会后,邹勇成为一名小混混,在萍乡拉帮结派,自立山头。

虽然邹勇没读什么书,但在张庆看来,他并不是打打杀杀的古惑仔--精于算计又讲义气,一旦看中了某个利益之后,就会带着兄弟们一起争。“我们跟着他。他有肉吃,我们就有汤喝。”张庆说。

有“江南煤都”之称的萍乡地处湘赣边界,辖两区三县。萍乡因煤立市,因煤兴市。煤炭是这座小城的血液,邹勇的桶金就来自于煤炭。

没什么文化的张庆居然用《资本论》里的话来比喻邹勇的财富积累:“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据张庆透露,邹勇发家的重要原因来自煤炭造假。

把优质煤拉到转运站,将中间的煤铲出来,填进劣质煤,相关部门验收这些煤时,却以优质煤来核算价格。“邹勇就是这样发的家。”张庆语气一转,“当然,他送礼也送得多。”


邹勇死亡了真的吗邹勇死亡原因真相邹勇和刘志军是什么关系

赣西电煤


煤炭造假在萍乡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在煤炭业鼎盛时期,当地小煤窑被称为“钱袋子”项目。萍乡当地政商人士回忆,主管煤炭的官员们直接从项目里分钱,“就像拿自己家的钱一样,几百万上千万地拿走。”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邹勇在萍乡煤炭行业已小有名气,不仅在于他会捞钱,也因为他的江湖义气--胡为曾和邹勇有多次生意上的往来,他告诉记者,邹勇发家后,带出了一批兄弟,现在不少是身价千万以上的老板。

“他很仗义,很大气。他有钱,只要你跟他要,他就会给,而且不会问你要做什么,”胡为回忆,邹勇曾给了一个兄弟1000万做生意,没见索邹勇,后一个案子则是邹勇起诉王林。

自发生纠纷后,邹勇开始不再相信王林。尽管他始终没有看出王林功夫的破绽,却也猜到都是假的。


邹勇死亡了真的吗邹勇死亡原因真相邹勇和刘志军是什么关系

王林在审讯室


官司上王林略胜一筹,但邹勇用了另外一招做出了有效的反击--舆论造势。2013年下半年,他接连高调接受媒体采访,把萍乡这座赣西小城卷入全国舆论漩涡。媒体蜂拥而至,两人纠纷的报道见诸报端。

在邹勇的反击下,王林跌落神坛,一度避居香港,然后长居深圳。邹勇在这次关乎名誉的舆论战役中完胜,继续留在萍乡。只不过,他的生活已大不如前。

“很紧张,他没钱。”胡为说,这是邹勇日子的写照。他长住在七星酒店里,每天早晨在附近的公园里打太极拳。心情不好时,他一大早就会抱着五粮液,拉朋友陪他一起喝。

当年,朋友有难,他时常出手帮忙,不计回报,如今,当他向从前受过恩惠的兄弟开口借钱时,几十万也借不到。他常向胡为、张庆等好朋友倾诉这其中的凄凉,话到痛处,邹勇忍不住会哭。在人生的低谷。邹勇会抱着信任的手下,哭着说“兄弟,对不起。”

从前,邹勇抽价值180元一包的和天下香烟,次也抽近100元的软中华。胡为近见到他,邹勇给他递来一包硬中华,50元一包。胡为有些吃惊。

在他眼里,大哥一向出手大方--过去,他们一起去KTV玩,邹勇直接从包里掏出一叠百元大钞,至少两三万,砸在茶几上,对着身边的陪酒姑娘说:“你们觉得自己值多少钱,你们自己拿。”

到了2013年底,邹勇与王林的房产纠纷在香港判决,邹勇不够资金承担费用,向朋友临时借了30万去香港。

2014年底,由中间人见证,邹勇和王林坐到一起,梳理了两人的债务纠纷,定下王林偿还邹勇3500万(另有说法3000万)。中间人告诉记者,王林没有当场答应,只说考虑。12月10日,是王林的还款期限,知情人透露,萍乡市一级的领导劝王林不要还,便有了邹勇带人堵“王府”讨债这么一出。

2015年临近过年,邹勇心里气不过,只身一人来到深圳向王林讨钱,被暴打一顿,引来了警察。

知情人告诉记者,2015年3月的一天,邹勇收到了一条来自王林的道歉短信,说师徒一场没必要这样,深圳的打手不是他叫的,希望以后能好好相处。

邹勇看了非常生气,回了条短信,大致内容是:“你不得好死,反正不是你死,就是我死。”

被绑前3天,邹勇刚刚大摆宴席,庆祝46岁生日。7月9日上午,邹勇被两名男子绑架。7月17日,邹勇前妻李溪及家人从警方处得到邹勇已确证死亡的消息,只是还未找到全尸骨。7月21日,王林的辩护律师陈有西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案情可能会有重大逆转。”次日,萍乡警方接受媒体采访,被问及邹勇是否已被确证死亡时回复说:“你可以去猜测,但我不能给你评论。”

在炎热的萍乡小城,王林与邹勇长达四年的纷争很可能以“两败俱伤”的方式收场。城东,邹勇的大货场上,几十吨煤被分十几堆。这些六七层楼房高的煤堆上各插着一块小板,印着农业银行、建设银行、工商银行、九江银行、合作信用社……以资抵债,是银行在邹勇资金链断裂后的解决办法。

一座座漆黑的煤堆,就像一座座死气沉沉的坟头,插在上面的银行名牌在烈日下熠熠发亮。

(应受访者要求,李溪、胡为、张庆为化名)


公司
房产土地
移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