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聊城信息港 > 科技

上古传人在都市 第七十九章我不是来借钱的啊

发布时间:2020-01-17 00:43:42

上古传人在都市 第七十九章我不是来借钱的啊

回家换了衣服之后,蒲阳打车赶到公司,差一点就迟到了。周一的上午,总是有各种忙碌。高层例会,积压的文件之类的,但那是沈荷菁的事,跟蒲阳没有什么关系。在这个办公室里面,他还是一个边沿人,虽然有的人开始觉察到秦瑶未必是真要整他,没有再刻意的支使他跑‘腿’,但也没有什么正式的工作‘交’待他。

不过蒲阳今天却是很热情很主动的帮忙干活、跑‘腿’,没办法,他今天心情好,怕闲下来会自己一个人傻笑!

50万的酬金,加上卖了两张符的20万,一下收入70万!

这是蒲阳以前从来没敢想象的事,以他普通工作拿的薪水来算,即便考虑到了以后加薪、各种奖金,也要十年八年才能赚到这个钱。现在只是一个晚上就获得,钱实在来得太容易了。尤其是“贩卖”两张符,基本上就是动动嘴皮子,什么都没有做。以马老道说的笔打折1万一张来算,这是10倍的暴利!就算是正常3万一张,也是超过3倍的暴利。只要压榨马老道不停的制作,只要部能够卖出去,用不了几年,就能身价过亿了……

当然,那是不可能的yy。这一次只能算是意外收获,这样的横财不可能随时有。单说这样的工作就不知道多久才能碰到一次;能舍得、值得拿出50万奖金的也不可能多;每一次的损耗程度也不会一定,像上次就消耗了5张符;而会愿意高价买他的符,就是可遇不可求了。

因而即便很兴奋,蒲阳也没有得意忘形,还是赶回来上班。不过查了一下已经到账之后,也让他的经济压力顿时消失,不用再眼巴巴的等发薪水,或者患得患失沈荷菁会不会赖账。

事实上沈荷菁很像是赖账一般的态度,昨天没有联系他,今天一上午也没有找他。

临近中午下班的时候,秦瑶把蒲阳叫进去了办公室。

“是不是一上午都在埋怨我们不给你钱?”秦瑶看了他一下,戏谑问道。她已经拿着一个准备好的信封,推给了他。

蒲阳‘露’出“‘迷’人”的微笑:“哪能呢?那晚上我们配合得那么愉,我这能算是出卖‘肉’体了,赖什么钱也不会赖这个呀。我一点也不担心!”

“滚你!什么卖‘肉’钱?你脸皮能再厚一点么?让沈总知道有你好看!”秦瑶微微嗔道。

蒲阳则已经把信封拿了过来,当着她的面直接的取了出来,然后开始数钱……

“你能不能含蓄一点?还能少你的吗?”秦瑶又是摇头。

蒲阳自顾自的完点完了,这才笑道:“这个还是当面点清的好。就算不会少,以后说给多了我也不好嘛。”

说到这里,蒲阳瞄了一下里面办公室的‘门’,似乎关得‘挺’好的,沈荷菁应该不可能听到、看到。话说这“出场”让秦瑶拿给他,应该就是不想见到他。

“那什么……怎么样了?”

秦瑶看他神神秘秘的低声问道,有点莫名其妙:“什么怎么样了?”

“钻石啊!你变现了没有?我等着分赃……分成呢。”蒲阳瞪大了眼睛:“你不会是想要吞了我的那一份吧?”

“……”秦瑶语,随即妩媚一笑:“你着什么急呀!哪有那么容易变现的?这又不是黄金,随便都有地方回购。人家要买你的,得请专人鉴定。你这不刚刚黑了一万出场吗?还缺钱急用?”

“别提了……”蒲阳苦笑道:“你之前猜得没错,估计当时是哪个贼认出便衣,怕被抓,所以临时塞到了我的身上。他们后来已经找到我了……一群十几个人拿着砍刀‘逼’我,幸好我比较猛,十个八个也是分分钟搞定的。但我羊‘肉’还没有吃到,就惹了一身‘骚’,这不太亏了?早点拿钱,我也才不枉他们冤我吞了钻石啊。”

“你?十个八个?”秦瑶满脸不可信的笑意。“跟我还要吹?也不知道是谁一身伤啊!”

蒲阳也不觉得尴尬,低声笑道:“跟你‘吹’?你想我还要考虑呢!”

“喂!”秦瑶瞪了他一眼。

“哈哈,我是说我不吹牛。”蒲阳笑着转移话题:“要不……你看我也‘挺’危险的,不如搬到你那里去住?等事情过去了之后再回去啊。”

“孤男寡‘女’,你不怕影响不好?”秦瑶眉‘毛’一挑。

“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们是纯洁的同志友谊,怕什么影响不好?我值得你也不是怕人言的人,是吧?”

秦瑶泛起‘迷’人的笑容:“当然,我怎么会怕人言呢?不过……你不怕我把你吃了?”

“要吃也是我把你……好吧!那咱们还是保持距离吧。”蒲阳说到一半才想起,她可不仅仅是一个妖娆至极的美‘女’,她还是正牌的狐狸‘精’,到时候一个不小心,真的被她吃了可没地方说理去。

其实他本来也就开一下玩笑,同样是和美‘女’同居,傅哲萤虽然话很少,身份也神秘,但起码不会对他怎么样,就算她真的是神偷、杀手之类,只要保持不去揭她的身份,大家还是能淡如水的合租下去。

秦瑶就不一样了,妖娆美貌热情待人,却是公司上下不畏她,而这只是她总裁助理的身份。妖族的身份,就算怎样展示诚意,蒲阳也不敢百分百放心啊。

看他这个样子,秦瑶笑得欢欣了:“可别说我不罩着你,这是你自己不敢过来哦。不过我还是提醒你要小心一点,你可不是普通人。如果被一群普通‘混’‘混’给砍死了,啧啧……这可砸了蒲家千古招牌呀!”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豁出去了!我等会儿就搬去你那里住。”蒲阳一脸悲壮的说。

秦瑶咯咯娇笑了起来:“别!既然把我那说成是地狱,那可不欢迎你来。”

……

下班之后,蒲阳直接坐地铁赶往了刘李上班的附近,路上先打了一个给他,说过去请他吃饭。

要把大家同学部聚一起,各自在不同街区有不同工作的人,是没那么容易的,需要一个契机。但要去看望一下刘李,只要蒲阳自己做出决定就可以了。

刘李搬走之后,这两周都有询问过他,找他过去玩,或者过来找他,蒲阳都推辞了。今天有意外之财,但那只能自己知道,不便和人分享。倒是拿到沈荷菁的“出场”,可以用奖金名义和好友分享。

下班期,地铁上面是人挤人,胜在不会堵车。等蒲阳赶到的时候,刘李已经接上他‘女’朋友一起,直接带着蒲阳去了一个餐厅吃饭。他们搬走并没有多久,但感觉上大家就好像分开了很久一样。

席间刘李说起他现在住的地方,两个人租的两房一厅,租金不菲,房子则要比之前小很多。又问其蒲阳那边的情况,蒲阳还是如实的回答,说他现在在正东集团上班,另外也有了一个租客分担房租。

对于这个答案,刘李当然还是觉得老同学这是在为了面子的吹嘘,但他也善意的没有揭穿,大家同学里面,现在算是蒲阳‘混’得不好得了,会为了自尊心而吹嘘一下也是很正常的。

“那样‘挺’好的,正东可是一个大企业。可能一开始没有技术骨干、行政管理的待遇优渥,但也比一般的企业,或者工厂要好不少。用心一点,别随便又不干了。唉,咱们也不是刚毕业那会儿了,不能太随‘性’了。”刘李侧面的点了点蒲阳,暗示他不管什么工作,现在都需要一个稳定。

他‘女’朋友路倩倩和蒲阳的熟悉程度不一样,她似乎并没有多想,而是马上道贺起来:“正东集团好啊!那可鼎鼎大名的公司,工资不用说了,各种福利待遇也是极好的,哪像我们小企业那么难啊。刘李就苦‘逼’了,做销售天天累得死狗一样,到头来还拿不到几个钱。这边生活成本高,一下教了押金、一年房租,兜里就没钱了。这把人坑的,就算想要跳槽都不敢随便跳了……”

刚开始两人都觉得她也是为蒲阳好的劝他好好干,但听到后面,开始有点不对味儿了。这突如其来的诉苦哭穷,显然是有某种潜台词啊!

蒲阳心中雪亮,之前刘李说要过去看他,或者叫他过来吃饭,他都推辞了。今天突然主动来找他们,刘李没有多想,但他‘女’朋友已经怀疑他是来借钱的了。

刘李先是一阵皱眉,随即也明白了路倩倩的意思,进而也猜想蒲阳的来意。本来那套三室两厅的房子,是大家合租,自然没有什么压力,到后是他们两个合租也还抗得住。可他们走了之后,就要蒲阳一个人面对房租水电的压力,而他又有段时间没上班了,是把余粮啃得差不多的时候。这能再坚持两周已经不容易,不管是不是真的找到工作了,这会儿应该都是尽粮绝了吧?

路倩倩的势利,是每个‘女’人的本能。‘女’人一旦跟了一个男人之后,往往就会为自个儿打算,甚至父母娘家都会抛开一边,何况只是男朋友的朋友。但她本身并不尖酸刻薄,在提前点出他们没钱之后,看蒲阳和刘李都没有说话了,知道他们都听出来了。她没有再过多的说下去,以惹恼自己男友。

“对了,正东集团应该美‘女’如云吧?有没有找‘女’朋友的目标啊?要是她们要求苛刻的话,改天我帮你介绍一个‘女’朋友吧!”

石家庄皮肤病医院联系电话
成都不孕不育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女性私密修复价格
安徽治疗卵巢炎费用
汕头包皮龟头炎需要挂什么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