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聊城信息港 > 军事

魔吻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8:49:14

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的生活要求和物质享受已越来越加注重,精益求精是从婴儿还未出生就开始上的堂课程。  可是,人们的生存档次虽然彻底地改变了,但人们的心胸却越来越狭隘,自私自利的现象已愈演愈烈,尤其是在感情和金钱方面,稍有疑点就会发生你意想不到的争斗。  白洁今年二十六岁,下个月就是她和高见结婚的好日子。  白洁的名字是她在十三岁时改的,白净的白,纯洁的洁。她觉得自己的心灵很纯很净,叫白洁既高雅又纯美,是她喜爱的名词。因为现在的孩子都有自由的权力,名字她们也可以更变,为什么要跟随父姓和母姓呢?当然,这也是当今社会所给予她们至高无上的自由权力。  白洁今天的心情格外舒畅,她一个人去婚纱店试了一下的一款婚纱,之后就想去一家刚开业不久的甜品店休息一下,一来去尝尝那里的口味,二来想约男朋友过来一下商议结婚前还有那些没有想到的事宜。  甜品店的外观装饰比较现代,而内饰却非常典雅,沿街的两面透明玻璃将里面浪漫温馨的画面尽展无疑。  白洁将她的红色跑车停在甜品店的右侧,她挎着红色的“月球牌”包包(这是当时的包包,价格相当贵重)娇美地踏出车门,随手很优雅地将车门关上,她从余光里瞅见了这里的保安和玻璃墙内那一双双投递而来的羡慕目光。  白洁的确非常漂亮,不但五官秀丽,而且身材高挑凹凸分明,加上她一身素白的紧身衣裤更显示出那阿娜多姿的曲线;再看她右手腕上缠着玉红的手链,左肩上挂着一个艳红的包包,脖子上挂着一颗红宝石的项链,脚下一双红色的高跟鞋;可以说这就是引进潮流的先锋派,就像外星模特一样引人注目。  白洁一踏进甜品店就环视四周想找一个合适自己的位子,不曾想一个熟悉的面孔映入了眼帘,让她惊讶的是,这个人的身边已依偎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她们的亲密度如同是一对热恋的情人。  白洁不知不觉地走近那对恋人。  男孩仿佛觉得有人在看他,抬眼见到白洁屹立在他的眼前时,他的笑容嘎然而止:“白洁?”  一贯能说会道的高见已变得有些结巴,他没想到白洁会不约而至,但他却是一个能随机应变的新闻记者,稍稍停顿两秒以后就镇定地说:“来了刚好,我正想有事与你聊聊。”  “她是谁?你们在干什么?”白洁很不痛快,她单刀直入。  “她是我的女朋友,叫好好,我们正在商议如何开口对你讲明此事。”高见说的很轻松,也很冷漠,他下意识紧紧地搂住那个女孩……  白洁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将车子开回家的。看着崭新的新房她伤痛欲绝,这个曾经追求自己近两年的男人为什么突然要和她分手,而且十分肯定,没有一丝丝商量的余地。  白洁在认识高见之前曾有长达三年的一段恋情,那个帅气高大的英俊男孩是在大学里认识的,不久她们就坠入了爱河,就在她们谈婚论嫁的时候,高见出现在白洁的眼前,初次见面是在一次雷阵雨中,白洁眼看就要被雷雨淋湿时,一把雨伞出现在她的头顶上,一个很阳光的男孩正笑容可掬地为她撑着雨伞。为了躲雨她们来到附近的一家咖啡厅,就这样,高见总是有意无意地出现在白洁的眼前。  白洁似乎很相信缘分,不知为什么,她好像被高见的文采气质所迷恋,也不知为什么,她竟然选择和前男友分手,终被这个相貌平平的高见所征服。从此以后,白洁对高见的迷恋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深,她甚至有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  白洁觉得这是一种报应,她已经感到没有活着的理由……于是,她在多家药店分别买了一些安眠药,她不想苟活于世。  当白洁苏醒的时候,她已躺在医院里,今天是第三天。  看着白洁醒来,妈妈很是欣慰。白洁浑身无力,还是在妈妈的帮助下坐靠在床头。  白洁的眼泪扑哧扑哧地滑落,她知道自己被救了回来,于是问:“为什么要救我?”  妈妈看起来很疲惫,她爱怜地说:“为了一个薄情的男人去自杀,值得吗?”  “可是,我……离不开他啊!”白洁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妈妈摇了摇头说:“傻孩子,人都有一死,但为了这种男人不值啊!”  白洁不再说话,她的泪水潸然。妈妈很是无奈,但一时半会也不敢多言。  白洁的外婆来了,还带来了一个心理医生。心理医生是外婆的同学,快七十了,可看上去不到六十的样子,一双犀利的眼神让人觉得不怒自威。  心理医生看着白洁直截了当地问:“你一定是非高见不嫁吗?”  白洁点了点头没有回话。  “别点头,一定要回答我。”心理医生很是固执地问。  白洁畏怯地回答说:“是的,也不知为什么,离开他我好像没有生活的意义!”  “如果我帮你让他回到你的身边,你会在意他以前对你的不轨行为吗?”  “不会的。”白洁眼前一亮,仿佛看到了希望。  “那好,只要你照我的方法去做,他就会重新回到你的身边。”    ﹡﹡﹡  高见如约地和白洁见面了,可是他竟带着他的新任女友。  白洁按捺住心中的激动,当见到高见冷若冰霜的样子时,她的心一阵刺痛,为了将来,她忍了忍心中的怒气问:“我们真的不能重归于好吗?”  高见还是那副表情,他很果断地回答:“我已经都说过了,这不是你的错,而是我已经爱上了好好,你也不会容忍你的男人同时有两个女人吧?”  白洁心如刀绞,她知道多说也是无益,于是改变了口气说:“我可以再吻你一次吗?”  高见看了看身边的好好。好好像是不同意,但高见还是退出好好紧挽的胳膊,上前迎住了白洁的吻。  高见原本只想接受白洁的吻以后就各不相欠,谁知这一吻竟吻出了情意,他发现自己很爱白洁,那他为什么会轻言和白洁分手呢?  高见和白洁旁若无人的热吻好像没有分开的意思。一旁的好好觉得情况有些不妙,她开始并没有把她们的相吻当回事,如今看来事发有因,如果再不阻止,也许高见就会回到她人的身边。  好好站在一旁目不斜视地盯着高见的面部,她的嘴角在轻轻地移动。高见好像是被电击了一样浑身颤栗了几下,他抬眼向好好看去,嘴唇也慢慢离开了白洁的痴吻。  这一细节没有逃过心理医生的眼球。原来是好好给高见施下了爱情魔方,这种魔方一旦摄入对方的记忆和血液就使对方深爱自己而至死不渝。  时代可以改变一切,能实现的大都是之前的幻想。爱情魔方原本是一个传说,因为想得到爱情专一就有人去研制这样的魔方,心理医生也是在一次意外而得到了这样的秘密,从而使她潜心的专研,终她有所成就,只是因为不能公开才很少使用。当得知好友的外孙女被男友突然的抛弃以后,她估计是对方中了魔方,所有才自告奋勇地前来看过究竟。  了解到白洁的男友以后,心理医生私下教会白洁几句咒语,在与对方接吻时默念咒语,对方就会慢慢地回心转意,以至于和从前一样地爱着对方。这种咒语心理医生将它命名为“魔吻”。  白洁正在为魔吻而感到庆幸时,高见的举动让她有些茫然失措。心理医生这时高声提醒道:“白洁,吻住高见,加快咒语,对方比我想象的要高明许多,你一定不能放弃。”  与此同时,心理医生伸手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瓶,她快步上前对着好好的面部喷去。  好好没有防备,被突如其来的药水喷了个正着,忽然间她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理智告诉她,眼前是一位魔方高人,必须立刻带着男友离开,否则男友就会离她而去。  想到这,好好不顾一切地上前拉起高见的手大声说:“高见,快走。”  心理医生那里能放过这次机会,这是她特地所研制的破解魔方的药剂,虽然是头一次使用,但她还是信心十足。  只见心理医生快步上前将高见和好好的双手用力地拽开,随即将魔水喷向好好的面部,就在好好掩面后退时,她又将魔水喷向高见的面部。  高见正好扭头,恰巧迎面接受了刚刚喷来的魔水。此刻,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高见的面部一接触魔水就发生了巨变,只见他的面部忽然间变了颜色,惨白惨白的十分恐怖。  白洁被眼前的一幕吓得张口结舌,就在她还未回个神时,高见的面部又发生了突变,只几秒钟的时间竟变成赤红赤红的如同关公。  心理医生大叫一声:“来得好。”随即抡起双掌左右开弓,啪啪啪一连给了高见二十几个大嘴巴。  鲜血从高见的嘴角流了出来,他的脸色也随即渐渐地变得正常,只是还留下许多指印,明显地有些红肿。  心理医生终于长长地嘘了一口气,回头再找好好时已不见她的踪迹。原来,当好好见到高见的面部变色时,她知道大事已去,加上自己脸上药水的魔力加剧,她估计自己爱情魔方随即也会失去法力,不得已只得落荒而逃。  高见终于恢复了理智,他看白洁怔怔地看着自己,一副惊慌失色的眼神煞是惊讶,于是上前很关切地问:“你怎么了?”  白洁好像从梦中惊醒一般,她看了看高见,又看了看心理医生,忽然很委屈地扑向高见的怀里娇柔地婴泣起来。  一切都恢复了正常,白洁很感激心理医生,她上前拉住她的双手很幸福的说:“谢谢任奶奶的出手相救,你一定要参加我们的婚礼以后才能回去!”  任奶奶很会来事,她抬手轻轻地抚弄着白洁的秀发,看着白洁的杏眼说:“我会的,冲着你的外婆我也不会走的。”说话时,她的眼神里流露出一种怪异目光。  白洁正在高兴地聆听,忽然瞧见任奶奶有些发瘆的眼神,她咯噔一下心里有种不安的预兆,本能地问了一句:“我怎么了?任奶奶!”  任奶奶一按脑门轻轻地回答说:“没事,我可能是累了。”  白洁还是不放心,她说:“奶奶是不是还有事瞒着我?”  任奶奶见瞒不过白洁就直言不讳地告诫说:“白洁啊!高见能回到你身边是你们的缘分,至于将来的幸福还得看你们有没有缘分。切记:命中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爱情也是一样,不是你的留也不是,是你的赶也不走。一切还是随缘的好!”言罢,任奶奶又爱抚着白洁额头上的一缕秀发。  白洁听着一头雾水,正要发问时高见走了过来说:“有话回家说吧,我还有很多的话要和你说呢!”说完,高见眼巴巴静静地看着白洁。  白洁的心像是被揪了一把,每次见到高见的这种眼神她都感到浑身软绵绵毫无力气,一种由衷的爱意随着每一个细胞悠然而升,此时的她除了爱还是爱,再多的忧烦都将抛入云霄。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是爱情魔力吧!  ﹡﹡﹡  婚后的日子,白洁幸福得如同公主,甜甜的笑容总是挂在她妩媚的面颊上。  可是,好景不长。这一天,白洁在娘家小住了几日,本打算在第二天回家,因为想高见就提前了一天,她想给老公一个意外的惊喜。  门轻轻地打开了,客厅里空无一人,白洁又静静地来到卧室,房门是虚掩的,白洁悄悄地推开,她准备见到高见来一个燕子归来——小鸟依人。  忽然,白洁的心瞬间停止了跳动。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一对一丝不挂的男女,她们正在忘我的缠绵……  白洁啊的一声险些摔倒,叫声吓得那对男女同时向白洁望去……  白洁的哭闹已无济于事,倒是高见却十分镇静,他像是了解白洁的内心深处,于是不紧不慢、甚是无耻地说:“我一贯招女人喜欢你是知道的,这也说明我是一个有魅力的男人,如果看不惯我们可以离婚,这事你看着办。”说完也不理白洁,竟大摇大摆地楼着那个女人离开了家门。  白洁哭得双眼红肿,不知为什么,她舍不得离开这个负心的男人,可是她至死也无法接受高见的这种龌蹉行为,这刚刚结婚不久就这样猖獗,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啊!  哭了一天一夜的白洁终于想起了任奶奶,她急忙联系外婆要求见到任奶奶。  任奶奶没有见到,却等到了她电话:“白洁啊!实话告诉你吧,你已中了高见的魔方,我看他应该没有这样的功力,也许是他请的高手所为,因为情魔已进入你的细胞,我对此已无能为力,所以当初就没有点破此事,至于你们的婚姻还得靠你的造化,是福是祸终会因你而生,因你而灭!  这件事说起来都是我的错,不应该当初没有说穿,可我也害怕你想不开啊!本打算待我寻找到能化解你身上的情魔时再来救你,可是至今尚未如愿!我对不起你啊,孙女!……”说罢,任奶奶也不知道去怎么劝慰白洁为好。  良久,任奶奶还是不放心的叮咛道:“白洁啊!对高见的爱并不是你的本意,你千万别去想轻生的念头,奶奶会尽快研制出破解情魔的解药,正义和民愤会还你一个清白的。”  白洁挂断了电话,她已无话可说,没想到传说中的情魔竟发生在她的身上,如果和高见这种卑鄙小人生活下去岂不是生不如死?思来想去,白洁还是觉得只有死才能得到安宁。  白洁苦想了许多死法,但她总是觉得亏待了自己。为了让爸妈放心,白洁先是不动声色,在一次无意中听人说起旅游能让人心情舒畅,于是她想到了旅游,如果游遍千山万水再死得远远的也不枉此生。想到此,白洁给爸妈去电说自己去旅游了,叫她们别为自己担心。 共 724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卵巢早衰加重了?那是你没早发现这些症状
哈尔滨的专科研究院治疗男科
云南治癫痫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